Stupid Tribble

第五人麻烦取关,暴躁杀鸡老哥,末流文手,分类苦手,游戏宅,百年拖稿,职业鸽王

【机枪组联文/4:00】情书

 作者OS:大概,就是全员向的校园au吧……老阿姨写文吃不消了,真的,写成校园轻喜剧只好这样了QAQ

cp:机枪组,后勤组,宏锐,狙击组


国防一班的张天德恋爱了,喜欢的还是隔壁班的男人婆佟莉。

庄羽扯着他的大嗓门在一班吼开了,他的嗓门大,气氛足的就差给他一个破铜锣,班里也配合的炸开了锅。罗星揉了揉被震得有点痛的耳朵,摇了摇头,就庄羽这个咋咋呼呼的性格大概也就他同桌陆琛这个老好人受得了了,回头看看后桌张天德不在,心说欺负人家老实人有那么好玩吗。罗星叹了口气,本打算和自己的同桌李懂聊聊天,结果想不到隔壁班的顾顺正趴在窗口和坐在窗边的李懂抢笔玩,李懂比顾顺矮了许多,自然像只猫似的被逗得死死的。罗星觉得自从自己和这群活宝当久了同班同学,叹气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多了,虽然和这些人在一起也就只上几节课,但有时候真的令人头大。突然,徐宏一个箭步冲上讲台一把拎住庄羽的耳朵就给他揪了下来,平时一向和和气气的副班长要不是受了班长的指使,或者真的情况紧急,或者兼而有之,他是不太会以这种暴力打断包括庄羽在内的人的话的。果然,徐宏前脚刚把庄羽拉下来,张天德后脚就抱着一包糖走进了教室,在一片反常的寂静中,班长杨锐咳嗽了一声,对着一脸懵逼的张天德说道,“石头,买糖啊?”在张天德愈发迷茫的表情中,罗星捂住了脑门,这时候,情商明显余额不足的班长你就不要讲话了啊。

说起张天德和佟莉那点事,恐怕国防生里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其实他们学校一届国防生也就三个班,撑死了也没几个人,但照常理说,国防生们都忙得要死,且不说本身专业的专业课逼得紧,光光是训练以及国防专修课就让他们无暇顾及别人的事了。可张天德那点暗恋的事让从大一到大四的国防生全都了解,这估计和佟莉的身份也脱不开干系。国防生训练很苦,所以班里女生本来就少,有时甚至好几届都收不到女生,所以这届有个佟莉也算是稀罕玩意了。就像他们快毕业的学长高云,就是那个长得很宋江的那个,曾如此告诉过他们,“我们国防班的男孩子,对象是肯定好找的,别的不说,就我们这个天天锻炼的耐力,能找不到对象嘛。”一时听惯了荤段子的男生们都放肆地大笑了起来,只有李懂默默咳嗽了一声,一巴掌拍开了顾顺从隔壁班方阵里伸过来的爪子。在一片哄笑中,不知是谁突然喊了句“高学长,佟莉怎么办?”在沉默了几秒后,高云笑着吼了回去,“说你傻你就瞎几把吼,内部解决。”在同学们善意的笑声中,佟莉的一句带着笑意的“我操你妈”被淹没在无数类似“佟哥后宫啊”这类调侃的话语中, 只有站在张天德旁边的罗星看到了突然涨红一张脸。

确实如高云所言,国防班的女生不好找对象,毕竟国防班的男生有时候都吃不太消,更别提普通男生了。而佟莉本来就属于男生把她当兄弟女生把她当男友的类型,对恋爱的事简直一窍不通,自然也是单身到了今天。而张天德属于那种长的比较直男,脑子绝对对得起外表的直男的人。这就导致了除了他们两个人,全国防生都知道张天德喜欢佟莉,顾顺曾放下话来,他们俩这样拉低他们国防生的情商,但是恕罗星直言,顾顺本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要是顾顺在不动手,他就要把李懂拐走送人了。

其实张天德本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上了佟莉,要知道张天德来读大学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那种温婉贤惠的女孩子,直到他第一节军训加练的格斗课就被一个女生一个过肩摔撂翻在地,这就是他第一次见到佟莉的场景,但张天德是第一次知道,还有种比糖更能安抚疼痛的东西,那双黑色的丹凤眼。

“那真的不是丹凤眼啊石头……”相传眼睛比铜铃大的副班长徐宏恨铁不成钢般摇了摇头,张天德显然就是言情小说读少了,佟莉那么明显的双眼皮,除了眼睛没自己大,但至少不该是丹凤眼啊。“真的吗?我觉得丹凤眼听起来更好听啊。”徐宏突然觉得张天德的有些话自己真的没法接,果然佟莉给他取的绰号是对的,虽然当时佟莉只是看到了被她摔倒的张天德傻乎乎地躺在地上像块石头,但她真不知道张天德那认准了南墙非得撞坍的性格才像石头。茅坑里的石头,终于放弃和张天德辩论的徐宏叹了口气,又臭又硬。

仅仅是意识到自己喜欢佟莉,张天德都是经过了杨锐的各种疯狂暗示明示。说句实话,杨锐确实不容易,身为班长,杨锐过得像个老妈子,以前只是要操心一些琐事,比如庄羽今天又出去传八卦啦,陆琛又逃了格斗课啦这种,现在他甚至还要替张天德操心恋爱。杨锐觉得自己可能当了个假班长,但肯定是个真红娘。其实一开始杨锐也没看出什么,不过是张天德红着脸让他帮自己加印一张三个国防班军训的合照的时候,他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定睛一瞅照片,好家伙,拍合照时死也找不到的张天德居然跑到了隔壁班的队伍里,还站在了佟莉身边,要不是刚刚开学大家还认不全人,张天德早给揪出来了。“哟呵,小子不错嘛,刚开学就有目标了啊。”难得一脸严肃的班长开玩笑,而且还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心思,虽然杨锐觉得除非自己是个傻子才会看不出来,张天德更是臊红了脸,竟然像个大姑娘一样扭捏了起来,“班长,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啦……”不过一个彪形大汉撒娇这个场景让杨锐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台贴满了HelloKitty粉红小贴纸的挖掘机轧过去一般,要不是张天德最后那个挠头傻笑看起来还比较憨厚,杨锐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受不住,不禁心中感叹,恋爱真他娘的是个可怕的东西。

接下来的日子,整个国防生目睹了一场史诗级的尬撩和完全get不到点的接受尬撩,也许简单用什么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来解释已经不能满足这种奇妙的不成功化学反应了,这是活脱脱的情商欠费啊。“佟莉佟莉,你吃糖吗?”“吃你个大头鬼啊,专心训练会死啊。”这种日常,罗星觉得自己快看厌了,这种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的场景,几乎是每个人都要被这恋爱的酸臭味看吐了,可佟莉显然就是不开窍,连李懂都懂了,罗星叹了口气,没救了,随他们去吧。

在佟莉第无数次对着她的室友痛斥自己没脑子的搭档的行为,终于她的正常妹子室友忍不住了,“莉莉啊,你该不会是喜欢这个张天德吧?”室友小雯最先忍不住,把手中的同人本一丢,抱着手臂看着突然局促的佟莉,还不等佟莉反驳,原本专心打着吃鸡的晨晨也插嘴到,“可不是嘛,莉莉你现在张嘴闭嘴张天德张天德的,和我谈恋爱的时候三句不离男朋友简直一模一样。”语音里晨晨男朋友被人打了的咆哮隔着耳机就传了出来,于是晨晨丢下了刚刚的话题跑回去救人了。“哇!莉莉姐,苟恋爱,勿相忘啊,脱单饭可别忘了我们啊。”正在洗手台搓着衣服的兰兰突然把衣服一拍,明显想法已经先人一步了。“什么嘛……我才没有喜欢他啊……”佟莉只觉得自己的脸反常地又红又热,大概是今天寝室的热空调的温度开的有点高了吧。

“徐宏啊,你看最近佟莉怎么有点不太对劲啊?”杨锐再一次开启了老妈子模式,徐宏正复习着一节课都听不懂的天书大学物理,本来是理都不想理他,但念在杨锐最近似乎学会了一种新的叫自己名字的语气,还是接了话,“啥不对劲啊,开窍了呗。”这句话不说不要紧,附近的庄羽手里的Python语言基础就“吧嗒”一声飞到了地上,便赶紧蹲下身去捡。陆琛也是个不安生的主,大学英语三往桌上一丢就一记飞腿踹上了庄羽正好撅起的屁股,这不踹不要紧,一踹庄羽就一头撞在了走廊对面的张天德的桌上,桌子一下就被撞翻了。正当庄羽一个箭步冲上去拽着陆琛的领子作势要打,刚刚出门接水回来的罗星就在一地狼藉中精准地看到了一个粉红色的信封。粉红色,信封,张天德,罗星的水杯“裤衩”一声摔在了地上,差点把从后面冲上来捡东西的张天德绊倒在地。罗星觉得一节军事理论课自己的后背总有一道怨毒的视线,吓得他厚厚一本微观经济学差点没捧住被军事理论课讲师发现。

张天德有一封情书,这句话不知道是怎么钻到佟莉耳朵里的,庄羽发誓这次应该不是自己,毕竟他也是从顾顺那里听来的,罗星思考了一下,觉得以后自己有些话是不是应该用不着和男人娶进房兄弟丢过墙的李懂说了,毕竟这个人估计一转头就给顾顺套出话来,顾顺这个嘴上没个准数的人,也确实指望不上他给自己保密。尽管这事传得有鼻子有眼的,但大概除了佟莉,大家也都知道女主角是谁了。罗星觉得自己也不该无故背锅,毕竟他也不是有意看到这个信封的,这件事也不是自己主观想要传出去的,但现在情况确实可以为自己点一首凉凉,佟莉开始躲着张天德走了。整天面对追不到女神还莫名其妙被女神躲蔫了吧唧的张天德,还要偶尔遇到面带忧伤同样蔫了吧唧的佟莉,杨锐觉得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可张天德又是个认死理的人,还真是个说不告白就不告白的石头,杨锐觉得自己年纪轻轻居然快愁白了头发,平时被马哲毛概摧残都没有这几天头大。其实杨锐想了一夜,还是决定敌不动,我不动。不过这次要不是庄羽皮了一下,恐怕杨锐的眼睛又要愁小一圈。

皮一下这件事情还是要从张天德被佟莉冷处理的一周后说起,庄羽和张天德虽然不是一个系的,但住在了一幢宿舍楼,还不幸住在了隔壁,这就导致了庄羽养成了天天抱着游戏本从阳台跑到张天德他们寝室砸他们的阳台门,和他们一起吃鸡,顺便偷吃张天德的糖。那天的庄羽照例去隔壁打游戏,本想从当事人嘴里打探出点消息,结果张天德蔫蔫的,连打游戏的兴趣都打不起来,早早地爬上了上铺,庄羽也只好作罢。仗着明天没有早课,四个人打四排一直到了大半夜,在庄羽带着全队的希望终于苟进了天命圈后,耗电量巨大的游戏本终于没电关了机,要知道寝室楼熄了灯可是连插座里都会没电,在身边队友的一片哀嚎中,庄羽决定赶紧收拾收拾跑路比较要紧,不然自己这种坑逼队友估计命不久矣,而且他宿舍里那三个室友要是锁了阳台门自己岂不是要睡阳台,庄羽把游戏本和充电线胡乱往书包里一塞,在队友哀怨的眼神中扬长而去。

和先被室友吃鸡吵地合不上眼,然后就彻夜失眠的张天德不同,庄羽这一夜睡得很好,甚至一不小心第二天早上睡过了头,错过了操练的庄羽果不其然又被整个班级的夺命连环call叫醒,可惜依然没有拯救自己已经巧妙避开的点到,随手带上的书包里只有没了电的游戏本,不仅重还没有一本教科书,百无聊赖的高数课开始还没有五分钟,庄羽觉得自己视线就模糊了,直到课间佟莉来找庄羽要军事理论课的论文作业,只看见这个人早已趴在桌上不省人事,还垫着自己的书包,俨然一副校内校外一个样的气质。佟莉身为整个国防班里为数不多敢叫醒庄羽睡觉还不会被庄羽拿扳手抡倒的人,别问庄羽为什么会有扳手,明明一个通讯工程学的非得天天嚷嚷着要学汽修有什么办法,罗星曾经说过要不是因为陆琛会,庄羽会有兴趣吗?而且起床气这事也是对人的,就好像庄羽天生的克星陆琛,又好比佟莉,毕竟对张天德发火可以,要是对佟莉发火且不说会不会被本人打,光光是张天德就能成为国防生的代表把庄羽给人道毁灭了。佟莉正好这两天也因为张天德的事心里不痛快,再加上庄羽这个人毕竟也是有传八卦的前科,虽然这次佟莉不知道她是真的错怪了庄羽,然而这一巴掌拍的就格外有力,“庄羽,作业。”本就没好气的佟莉像睡眼朦胧的庄羽摊开了手,不知道是被佟莉的气势镇住了,还是真的刚醒有点傻了,伸手进包里摸了半天,愣是没想起来自己带错了包,可偏偏是庄羽半梦半醒间还真就摸到了像纸一样的东西,抽出来的一瞬间庄羽被这个奇妙的颜色吓醒了,什么玩意儿,粉色的,要不是信封封面上端端正正地写着“佟莉收”,庄羽大概以为自己还活在梦里呢。

这原本各管各做事的同学明显是闻到了瓜的味道,庄羽是第一天知道高数课原来有那么多同学醒着,“哇,庄羽了不得啊。”“大家快来啊,庄羽要告白啦!”这下庄羽就是醒了也说不清了,但是且不说朋友妻不可欺,要是这事传出去陆琛那一关可就难过了。庄羽懵了,反观佟莉,佟莉也懵了,不过好在庄羽脑子还算快,突然想起了张天德有封给佟莉的情书的传闻,再仔细端详了努力工整然后丑的很有个性字,他昨天大概是把张天德情书顺手带出来了,思路理顺了一下就不慌了的庄羽清了清嗓子,心里想的全是事成了张天德得请自己吃什么,趁着佟莉还没反应过来,就把情书塞到了佟莉手上,“亲爱的佟莉同学,”伴随着人群的起哄声,还有高数老师不赞成的眼神,毕竟,上课铃已经响过了,“你愿意当……”佟莉一句“滚犊子”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庄羽下一句“石头的女朋友吗?”就把佟莉堵了个哑口无言,终于在一句“我操你大爷的庄羽“后匆匆跑出了教室。“喂!佟莉!请我吃脱单饭啊!”可佟莉明显就是Jim攥着情书跑远了,脸色通红。一边嘟囔着“我真是地表最强红娘”,一边叉着腰看着同学们没趣地回到自己的座位,庄羽觉得自己就像什么大英雄,直到高数老师开了口,“这位同学,已经上课了你可以坐下吗?”

佟莉已经在课上把写封信翻来覆去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你比糖还甜~”坐在佟莉身边的晨晨压低了嗓子,故意用阴阳怪气的语调小声地念了出来,“真的假的啊莉莉,这个情书写的真的小学生。”明明笑的灿烂的像一朵花,佟莉依然不能叫人嘴上讨了便宜的,“瞎讲。”“哟哟哟,这还没过门呢,胳膊肘都往外拐啦?”晨晨用手肘杵了杵佟莉的胳膊,看着这个一脸傻笑的室友,觉得这傻孩子怕不是没救了。女大不中留啊,晨晨这样想着,伸过手去使劲摸了一把坐在自己前面的男友的头,换来一记白眼。

大学里的社团平时总会办一些外场活动,其中以告白大会最负盛名,路过食堂广场的时候,佟莉习惯性得抬头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这人真眼熟,定睛一看,这他妈不就是张天德吗。主持人说了什么佟莉已经无心关注了,耳朵里只有那个熟悉的声音。被挤到人后的佟莉什么也看不见,可就算是没有画面,佟莉也可以想象出那个人脸上傻乎乎的笑容,“如果她在现场的话,我真的很想说,佟莉,我喜欢你。”“操你妈的。”佟莉喃喃道,面色早已变得绯红,“笨石头,我也喜欢你啊!”佟莉中气十足的大吼让人群自动分开,站在台子上的张天德看见了这个女生,她没有柔顺的长发,也没有温柔的语调,更没有女孩的心思,可张天德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大声的,压过了一切声音。女生手里那封情书,那熟悉的字迹,张天德现在仍记得自己写了什么,你是我尝过,最甜的糖。


END

评论(9)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