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Tribble

第五人麻烦取关,暴躁杀鸡老哥,末流文手,分类苦手,游戏宅,百年拖稿,职业鸽王

【一个晚的一塌糊涂还假装自己在产出的圣诞贺礼】【奥克图拔X纳泽】

哇啊,我完美地避开了圣诞节……手慢真是太绝望了orz……那就给大家拜个早年(。•ω•)σ)´Д`) 

Part1:                                                                                     难得圣诞节的假期,地面指挥所也总有人值班人员,当纳泽照例踏进指挥中心的时候,全场爆发出一阵巨大的起哄声,这让纳泽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呆在了原地。隐约间,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接吻”,逐渐地,人群中起哄的声音归为了有节奏且无比统一的喊叫,伴随着几声尖叫,纳泽有些搞不太清楚状况。当他突然看到几步开外本应该在几十光年外的某个星球上度假的韦勒瑞恩和洛瑞琳正陶醉地在一捧巨大的槲寄生下接吻的时候,纳泽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联想,他缓缓抬起头,果然,就是不能让这些人那么放纵,纳泽的头顶悬挂着一束大的有些夸张的槲寄生。槲寄生下的人,不管是不是情侣,都要接吻的,这个习俗真是让纳泽颇为头痛,这些年来他习惯了一直躲着这些所谓的习俗走,因而突然有些不习惯。纳泽严重怀疑这些人就是诚心诚意地想整他,毕竟整个指挥所除了现在站人的一小块地方,全挂满了槲寄生,习惯性地,纳泽眯起了眼,双手抱在胸前,他要把这些人的年终绩效通通扣光,以掌握着年终考核生杀大权的小队为中心的低气压中心正在形成。说起来,大家起哄归起哄,谁也不敢上前,且不说大家都知道纳泽名花有主,而且那个主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尽管纳泽长得美,可这种高岭之花还带着些生人勿近的气场的男人,不敢撩不敢撩,年终奖要紧。

按指挥所这个人流量,刚刚秀了众人一把恩爱的韦勒瑞恩站在人群中不禁有些头痛,下一个进指挥所的人不管是谁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年终奖没了事小,狗命都要没了。然而夫妻档出手确实不一样,那么多年的默契可不是和你吹的,几乎是在一秒之间,洛瑞琳打开了私下里用于吐槽的论坛,利用她高超的智能技术……把论坛黑了,把页面换成了几个大字:“别进指挥所,迟到就迟到,全勤奖没有小命重要。”而韦勒瑞恩,他果断拨通了将军的电话。

纳泽目前堵在门口,于是指挥中心呈现了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场景,如果一定要给这个场景配一句文艺点的话的话,那必须是“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指挥所里的人现在面对着抱胸站在门口的纳泽,大概明白作死这个词怎么写了。

门,被突然推开了,原本杀气腾腾准备拿来人开刀的纳泽在看清对方后,室内的低气压竟然不翼而飞。裁剪得体的军装依然一丝不苟地穿在男人身上,只是因为走的太急,原本梳的整齐的头发漏出来几绺,搭在男人的额头上,奥克图拔将军,纳泽原本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愣在了原地。“纳泽,”奥克图拔的目光含笑,扫过所有人,最后停在了纳泽的脸上,“你知道槲寄生下的人应该干些什么吧?”纳泽几乎是一秒涨红了脸,尽管他和将军在一起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应该指挥所也没有不知道的人了,但是他就是不太习惯在所有人面前表达自己的感情,这确实是个挑战。“是……是的,将军。”下一秒,奥克图拔就按住纳泽的后脑勺,吻住了他的唇。

虽然场面有点香艳,但至少年终奖是保住了,可问题是,蹲在门口的工作人员们思考着自己全勤奖的尸骨应该是凉透了。而众人之中的韦勒瑞恩夫妇,默默拍照留念,深藏功与名。

part2:

平安夜,似乎互送平安果是一项大家都了解的习俗,相比较起某些双商比较低扛了一箱苹果送女朋友结果被一脚踹了出来的地勤人员,撩妹教科书式男人韦勒瑞恩从新缪星要来一颗珍珠雕了个苹果挂坠,傲娇的洛瑞琳当众给了他一个巨大的吻。纳泽表示自己从来不搞什么幺蛾子,但作为一个刚刚有对象的男人,而且对象还是自己的上司兼长辈,纳泽觉得自己总该表示点什么,怎么说一个苹果也不贵,想到这里,纳泽面对着大屏幕的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不禁浮现出一抹笑意。

纳泽太了解自己和奥克图拔,他们俩对节日似乎都不太感兴趣,与其费心费力想些什么惊喜,他们更喜欢平平淡淡的日子,毕竟,服役的日子久了,才知道活着比什么都重要,礼物,不过是其次的。不过说实话,这两个人确实没什么浪漫天分。

“纳泽,”刚回到舱房,纳泽就被一双胳膊搂住了腰,“让我来看看,你给我带了什么好东西。”双手包裹住纳泽的手,从他的手里将那个包装地有些过分地礼盒。“苹果,很棒呢纳泽。”男人的吻落在纳泽的鬓角,低低的嗓音与呼出的气体洒在纳泽的耳廓,“将军,你不要再嘲笑我了。”感受到男人的身体贴近,纳泽突然觉得房间里的的气温有点高了。“怎么会呢,纳泽,”奥克图拔将纳泽搂的更紧了些,“你既然提出了要求,我开心都来不及呢。”军装的纽扣蹭的纳泽的背有点疼,“什么?要求?”奥克图拔的笑声有些愉快,那种得逞的快乐,“纳泽,你不会不知道,平安夜送苹果,是求欢的意思吗?”

谁知道那种鬼话是谁告诉将军的,在迟到的边缘徘徊的小队走向了指挥中心。

诶,你问将军礼物吗?你看,纳泽小队手上多了什么呀?

评论(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