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Tribble

第五人麻烦取关,暴躁杀鸡老哥,末流文手,分类苦手,游戏宅,百年拖稿,职业鸽王

【奥克图拔将军X纳泽中士】shape of you(中)【ABO世界观】

作者OS:要死……居然还没写到车……突然绝望www请小天使不要放弃我_(:3」∠❀)_

纳泽看着气急败坏仿佛下一秒就要砸控制面板的上将,心中正疑惑着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让上将如此生气,而奥克图拔说出来的话让他有点懵逼。奥克图拔上将一脸“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破事”的表情,默默地把自己手里的数据板推到了纳泽面前,语重心长地劝道:“纳泽啊,我知道你们年轻人喜欢找刺激,寻乐子,这个去红灯区呢在我们这儿是不犯法,但你这个也去得太频繁了吧?”

纳泽低下头,数据板上清晰地记录着自己过去一年的轨迹报告,十二次前往那个鱼龙混杂的红灯区,这一看就很糟糕,所以,又让将军失望了吗?也许现在的自己在将军眼里已经是一个满脑子只有逛红灯区的废物了吧,可相比起说出实情可能面对的调职,纳泽宁可选择什么也不说。然而纳泽似乎忘了,即便是身为下属,长官也没有权力对他的私生活进行监视,更不要说指责了。

奥克图拔也很无奈,这每月固定的日子去红灯区,准的跟来例假似的,说没点问题奥克图拔是不信的,但纳泽现在居然一个字也不肯说,这就有点出乎了他的预料了。奥克图拔只好敲了敲桌子,示意纳泽快点回答。

敲击桌子的声音让纳泽心惊肉跳,是的,如果上将只是怀疑自己找乐子,他应该不会找上自己,那这是不是意味着上将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呢?毕竟这种游走于灰色地带的产业是天然滋生不忠与叛乱的温床。“将军,恕我不能,我不能说。但请您相信我对你的忠诚。”纳泽抬起头,盯着奥克图拔,那样认真。

这下被纳泽微红的眼角震惊的奥克图拔有点懵,他本意就是想关心一下年轻人的私生活而已,怎么就被扣上了怀疑别人忠诚的帽子,现在年轻人的思路都是那么复杂吗?但奥克图拔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想试探试探是什么迫使纳泽产生了这种想法,“你什么也不肯说要我怎么相信你的忠诚。”“我愿意为长官献出自己的生命。”两双黑色的眼睛间闪过各色的情绪,最终还是各怀心事地移开。终于还是奥克图拔出声打破了这糟糕的沉默,“纳泽,我就是随便问问,你不用放在心上。再说我们指挥所的好姑娘这么多,你随便找一个好好谈谈恋爱不好吗?”何必要在那种地方找女人,还给自己带来被怀疑不忠的嫌疑呢。但这句话奥克图拔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纳泽明显地脸黑了。

“她们再好,也没有心里的人好。”是的,那个人就在我的面前,却像远在了数万光年外。纳泽的目光落在奥克图拔的脸上,但最终还是缓缓移开,落在了他的封领扣上。

那样深情的一句话,奥克图拔不禁有些嫉妒,没来由地,嫉妒那个人能得到纳泽的爱,不计身份。可他甚至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嫉妒,但仅仅是认知了自己在嫉妒这件事就足够让奥克图拔心烦意乱了,他挥了挥手,示意纳泽出去。

纳泽微微点头表示明白了,便转身离去。奥克图拔应该已经对自己绝望了吧,现在连好脸色都吝啬给自己了。纳泽不敢细想,在门口另一名女性副官奇怪的目光中,纳泽大致也可以猜出自己的表情有多糟糕,可他太清楚自己选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除了继续下去他没有选择。世界上从来没有说多了就能成真的谎言,在自己的房间里,纳泽换上了常服,深吸了一口气,摘下了有定位功能的通讯仪。

办公室内,发现纳泽移动轨迹有问题的奥克图拔只能干生气,他当然知道纳泽肯定把通讯仪给拿下了。就这么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去干了什么吗?连和他生活这么多年的自己也不可以吗?Alpha在气急时,下意识地施放出令人畏惧的信息素,唬得门口的副官一时不知是不是该敲门,但她最终还是战战兢兢的完成了这个任务,敲响了上将办公室的门,“上将,有三位公民说想见您。”

当三只还没自己办公桌高的酷似鸭嘴兽一般的外星人站在自己面前时,奥克图拔显然没有多少心情和他们绕弯子,纳泽近乎叛逆的行为将奥克图拔的耐心消耗殆尽,下一秒三个外星人就聒噪开了:
“将军,我们有一份情报”“关于纳泽中士”“的行踪。”

听起来不赖,奥克图拔点了点头,“说下去。”

“只要一百巴度”“每人。”

奥克图拔扯出一抹带着寒意的笑容,顿时让三个外星人感到脊背一凉,“成交。”我倒想看看,你千方百计想瞒住我的到底是什么,纳泽。

“呦,小帅哥,你可真准时啊。”柜台后的女人有双黑得妖异的眸子,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酒吧里杂乱的信息素让纳泽很不舒服,连帽衫宽宽的帽子遮住了他的额头。“老样子。”纳泽把一沓钱丢在了女子的桌上,她却连数也不数就尽数塞进了抽屉里,然后转过身去,开始调制几管各色的液体。当她把一管黄色的注射液放在纳泽手上时,她反手按住了他的手。纳泽只是皱皱眉,从两人交叠的手中抽出注射液,单手装入自己带的无针注射器中。“小帅哥,你真的不和姐姐玩一发吗?”女人柔软的手搭在纳泽的脸侧,那双手光滑,纤长,但纳泽想要的不过是另一双手有些粗糙地触感。

“放手,奥薇莉亚,你手挡住我脖子上的注射点了。”纳泽的语气平静地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但其中不耐烦的意味让女人讪讪地松了手。那个被叫做“奥薇莉亚”的女人嘴上抱怨着对方的不解风情,目光却瞟向了酒吧的大门。那是个中年男子,薄款的皮夹克将他本并不太俊朗的脸庞衬得英姿勃发。而,奥薇莉亚看向自己面前的男人,他只将注射器推进了四分之一。

“小帅哥,那个男人是不是在找你啊?”二分之一,她的眼神微妙地扫过四处张望的男人,那人果然看向了这里,大踏步走了过来。

下意识地侧过头瞄了一眼身后,纳泽一下便慌乱起来,奥克图拔上将,该死,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明明自己确定过这家店有信息屏蔽的功能,自己之前留下的行动轨迹图里根本就没有确切的目的地指向啊。

一口气将注射器一推到底,纳泽也顾不上什么带走注射器,直接将针管丢进奥薇莉亚怀里示意她处理掉,一扭身就向后门逃去。

而奥克图拔也是凭借背影认出了纳泽,自然果断地拔腿追了上去。不过临走前他瞟了一眼那位店主,那是个典型的东方女子,但长相并不出众,可以说是个极平凡的人,就有种看一眼便不会想起的气质。身为军人,奥克图拔敏锐地关注到了她的眼睛,深邃地令人害怕。

不过奥克图拔也无心顾及这些琐事,只是一门心思地想追上前面那个熟悉的身影。别看奥克图拔比纳泽年长了二十多岁,但体力却丝毫不输于对方,而且加之于在追逐战中更有经验,两人的距离竟然不断缩小,眼看奥克图拔就快要一把抓住那人的衣服时,对方却方向一转,闪进了人群中。

“见鬼。”这下不停地被各种女子搭肩的奥克图拔被拖慢了速度,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追踪对象熟练地穿梭于人群中,消失在了小巷里,奥克图拔终于真心实意地骂了句娘。

“说好的三七分,钱呢?”刚才的酒吧里,女子冲着三个外星人伸出了手。

“吸血鬼,你为什么”“不卖抑制剂给他”“不想赚钱了吗?”三个外星人愤愤地把钱放在她手上,看着他将装过注射液的试管从无针注射器中退出,顺手将无针注射器丢进了垃圾箱。“赚钱?那也得我有命花才行。最近抑制剂走私的活不好干啊,我被海关那群疯子盯上了。”手中把玩着试管,一片薄薄的分隔片在八分之一的位置卡住了注射器的推进进程,一部分孤独的黄色液体在试管内晃荡,在吧台投射出诡异的黄光,衬得女子的笑容有些可怖,“你说啊,这么可爱的小帅哥,会便宜了谁呢?”

纳泽喘息着,将自己的连帽衫塞进了洗衣机,该死,差一点就……纳泽捂住快要跳出来的心脏,上将是怎么发现自己的。反正这并不是当务之急,现在最紧要的还是先告诉奥薇莉亚更换交易地点,可怎么也打不通的电话让纳泽有种不祥的预感。

tbc~

评论(25)

热度(77)

  1. brilliantStupid Tribble 转载了此文字
  2. flowerdance.Stupid Tribb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