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Tribble

第五人麻烦取关,暴躁杀鸡老哥,末流文手,分类苦手,游戏宅,百年拖稿,职业鸽王

企业号上不正常的日常【四】

Chekov生发记

作者OS:这真是一个黑不如粉的故事……我真是……
orz……

       也许有人听说过某个俗语,叫前秃聪明后秃活该。不得不说这真是句伟大的哲理,至少它成功预见了企业号上智商最高的男人的命运。

       虽说发际线这种东西是由基因决定的,但没有人告诉过Sulu这是有时限的。自家小男票二十五岁后一路突飞猛进的发际线彻底把Sulu整蒙圈了。原来发际线这玩意儿也有年龄加成啊!Sulu实在想不通为毛秃的最早的居然是当年头发数量最良心的Chekov。也许世界上真的有一种乌鸦嘴叫James·T·Kirk,当年Sulu结婚时,身为伴郎的Jim拍着Sulu的肩信誓旦旦地表示他对以后Sulu生的娃的发际线十分放心,还不忘冲伴娘Uhura挤眉弄眼。于是心有灵犀的闺蜜俩一人一巴掌拍在了Jim的胸大肌上。今天想来,Jim这两掌算是白挨了,但这倒插flag的技能却影响深远。
 
        如今,二十七岁的Chekov已经开始把后脑勺的毛往前梳企图掩盖自己快到头顶的发际线。虽然啫喱已经用了一瓶,但发型依然非常,难以用语言表述的神奇。总而言之,当Chekov走进餐厅时,此起彼伏的喷饭声引发了多少桩乐极生悲的斗殴事件。而当他在操作台面前坐下时,Jim终于没忍住,笑的岔了气,从舰长椅上跌了下去。“哈……哈……Sulu,哈……不行笑死我了,德莫拉的发际线万一像Chekov,哈哈哈…!”此处配图:双黄组的冷漠脸.JPG。现在是时候让Spock大副解释德莫拉的发际线应该比较安全的根本原因,既一言以蔽之,就是,德莫拉特么又不是Sulu生的哪来的脱发基因啦!

        终于,在收到友军Scott无情的嘲笑后,Chekov爆发了。“你他妈都要秃干净了有什么立场嘲笑我啊!”Chekov趴在J氏管上抡起扳手就要往下砸,奈何Scott跑的太快只好作罢。“Pavelboy~我今年可是43岁啦,我二十七岁的时候脱发的数量和速度可都不如你哦。”虽然Chekov承认Scott说的有那么点道理,但最终仍然选择把扳手砸了下去,毫无负罪感。

        企业号上有个万能的男人,他上捉得了舰长,下镇得住红衫,全舰人员无不闻之色变。没错,他就是McCoy医官长,专治星际疑难杂症,比如什么舰长过敏啦,瓦肯人蓬发啦,又比如两个同是发生啦,也许今天还要加上一项,天才脱发。Chekov一脸乖俏地坐在医生对面,大眼瞪小眼,三分钟后,在瞪眼比赛中败下阵来的McCoy举手投降,开口道:“好啦Pavel,服了你了,脱发我也没辙呀!”Chekov撅起嘴,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可上次舰长的脱发不就治好了吗?”然而McCoy像是等着他说这句话似的,一张大圆脸愣是成功挤出了反派的表情,吓得Chekov差点把安全部的人叫来。
        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McCoy医生用生动形象的语言详细的为Chekov描述了自己是如何治好舰长的脱发,以及舰长如何通过西力士来解决治疗脱发的后遗症的全过程*。认真思考再三,Chekov向医生保证,脱发是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不麻烦医官长出手。毕竟在恋爱关系中,Chekov和Jim所处的地位不同。
  
      一听到天下竟有此等妙事,刚送走Chekov不到十分钟的McCoy面前坐着一脸期待的Sulu。McCoy强忍着摔三录仪走人的冲动,耐心地再一次讲解起治疗脱发和西力士之间的不解之缘。不想Sulu开腔打断,只字不提生发,只是从大和民族的尊严讲起,一直讲到了曲速时代星际和平与繁荣,滔滔不绝,口才好得和平时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的Sulu判若两人。McCoy算是闹明白了,Sulu想反攻嘛,思考再三,医生决定中止Sulu的长篇大论,又名胡搅蛮缠,旁敲侧击地暗示了Sulu由此可能产生的夫夫生活不和谐等一系列家庭伦理问题。Sulu思考了一会儿,说出来的话让McCoy差点晕倒。他说:“说到这个,我们已经三个月没有一起睡了吧。”McCoy恍惚有种被世界欺骗了的感觉,Chekov,不一起睡,三个月,仿佛当年Sulu每天被搞得连路也不会走是假的一样。终于顺过气来的McCoy颤巍巍地伸起一根手指,问Sulu是否需要西力士,而Sulu的第二句话彻底把McCoy弄崩溃了,他说:“啊,不是的,医官,是我改不掉揪他头发的习惯。”想想Sulu的手劲,McCoy大约猜出了Chekov脱发速度远高于Scott的某方面原因。咬牙切齿的医生愤然表示,脱发的治疗他明天再决定,至于夫夫生活,他妈的换个体位就能解决的问题不许再拿到台面上来。也真是难为了Chekov有这个毅力为了脱发控制住自己,然而,小天才,你的线性思维什么时候可以拐个弯呢?

        然而,这个脱发治疗计划从它开始产生就注定是要夭折在摇篮之中的。护士长chapel小姐通过医疗室不那么隔音的门洞悉了一切。闺蜜圈中唯一的男孩子要反攻啦!这怎么可以!反攻了还怎么愉快的玩耍啊摔!于是在McCoy医生第二天上班前,一份全舰船员,也许,不是肯定除了Sulu的联名信就放到了McCoy的桌上,McCoy一句WTF就堵在了鼻孔里。不过对此McCoy只是好奇Spock签名是怎么来的,毕竟这种内容关于求医生不治Chekov脱发的信McCoy断言某只大地精只会说“fascinating”或者“不合逻辑”,而chapel小姐修着指甲一语中的,“我想舰长肯定出卖了自己的肉体。”McCoy表示没毛病,这真是一针见血的好结论,于是开了通话呼叫舰长滚到医务室来检查。

         Sulu很忧桑,有一种被组织抛弃了的愤懑,嗯,Chekov说的。思考再三,Sulu觉得自己身边的闺蜜靠不住,这不还有一个在研究所里嘛。于是十分钟的视讯,Carol笑了六分钟,整整六分四十七秒,Sulu恨恨地计了时。也许Sulu的闺蜜都有一针见血的好习惯,又名一击必中。Carol终于笑完了,对着一张晚娘脸的Sulu说道:“你看看你这个小细腰,你说自己是攻谁信啊,Chekov用西力士也比你攻气。”感觉自己的男性尊严受到了严重打击的Sulu抗议说自己现在就回去把腰吃粗。Carol毫不犹豫脱口而出就是一句:“别傻了Sulu,这和腰的直径没关系,你吃成球都不如Chekov攻,人家腰也细,但一撩制服有腹肌啊。”来自练不出腹肌的亚洲人Sulu的愤然关视频,Carol表示自己只是个实话实说的好孩子。

        虽然在医生的贴心提醒下,Sulu的走路姿势再一次一夜回到解放前,但Chekov的脱发问题依然没能成功解决。尽管Sulu信誓旦旦地保证不管Chekov还剩多少毛,有没有毛,自己和女儿都不会嫌弃他的。然而,Chekov却依然感受到了莫名的恐慌。像什么“基妹假毛应犹在,不见当年发际线”之类的至理名言,应该说是活生生的实例至今萦绕在Chekov的内心。这很糟糕,自己才二十七岁,照这个趋势下去,Chekov掐指一算,自己的头发估计撑不到三十一岁。悲痛欲绝之余,Chekov不止一次萌生了干脆直接剃秃了去cosplay X教授得了。但想象一下这个画面,Chekov只是羡慕一美的良心发际线,剃秃了也能长回来。

         自此后医务室曾多次接到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船员的举报,他们常常看见领航员趁着舵手不在时,将他给花施的肥,甚至是某些枝条比较多的植物汁液往头上抹,幸好Chekov不那么容易过敏,McCoy也不太担心。但当他亲眼目睹这种画面时,McCoy怀疑这些船员打电话给自己其实是想让自己检查一下Chekov的精神状况的。

       当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你放心,他肯定不会忘了上锁的。当Sulu已经学会把Chekov和Jim一起打包从植物园丢出去的时候,Chekov已经放弃了治疗脱发的希望了。什么?你问Jim为什么也在植物园,呃,这不是我们今天的话题,我们可以下次再讲。虽然上帝锁了门又没留窗,但总有些牛逼哄哄的人不拘一格地拆了墙。我说的不是打破次元壁,我可不觉得死侍跑得过曲速,他张嘴开的车倒还有可能追的上。连研究所的Carol给Chekov的发际线判了死刑,这次还真得好好感谢舰长,又由于舰长打破了上帝的墙,他的船员们都亲切地称他为“破壁人”【哪里不对】。
 
       这件事要从三天前的外勤任务说起,企业号的外勤任务向来都是腥风血雨,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特别是外勤小队里混进个舰长,那伤亡人数看得医生脸都绿了。而这次舰长没忍住Chekov为了和男朋友一起出去所做的软磨硬泡,整个舰桥组除了Uhura小姐开船以外都站在了星球上。不得不同情企业号的红衫人员,出个外勤任务不在夺路狂奔就是在感受舰长和大副要亲亲要抱抱还要举高高的恋爱氛围,而今天又多了一对更闪的所有人都很绝望啊!这是出外勤啊,是很危险的啊,不是咖啡厅啊!然而,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些什么,毕竟自己的上司谈恋爱,也轮不到你管啊。

        当然,公然秀恩爱有可能会惹毛了3F团之神,更何况全队还有个麻烦吸尘器,实在是招架不住倒霉的洪流。对啊,Chekov和几个红衫就这么被抓走了。

        有一个战斗力爆表的男朋友Chekov表示很稳,但当他看到前面几个红衫被土著人,啊呸,星球的原住民剃成了范迪塞尔,这下老铁就稳不住了。无奈自己被绑着,Chekov又没有Sulu鞋底藏刀的好习惯,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日渐稀疏的卷毛彻底消失不见了。好了,这下再也不用担心脱发问题了。老铁,没毛病。Chekov翻着白眼无比心痛的妄图看到自己光溜溜的脑袋。

        不得不承认Sulu的英雄救美来的太迟了些,虽然Chekov没有被烤熟,这很幸运,但对于Chekov而言明显还不够。是啊,Sulu再看见自己的光头上涂满了黄色的类似于塔塔酱一样的东西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呢,Chekov忿忿地向前走,黑着脸不理后面追着他的Sulu。当时Sulu笑了,他他妈的笑了,Chekov屏伐牢了,自己秃头了自己的男人居然当众笑了。我他妈要离婚,要不然就操的他三天下不了床,让他看看自己受到戳伤的男人的尊严。

         Sulu有什么错?Sulu现在也很绝望啊。虽然他是猜到自己踩着Chekov的痛脚了不假,但这个情况谁忍得住啊!想想那一排烧烤架,想想那一排油光锃亮还黄澄澄的脑门,最主要的是,Sulu已经很久没有看见Chekov脸上又尴尬又羞涩的表情了。毕竟岁月是把杀猪刀,当年纯情小少年,如今星舰老油条,Sulu就是重温一下恋爱的美好而已。好吧。以上都是Sulu的借口,实话是,他就是觉得Chekov这样很搞笑。

       当然,Chekov现在头顶着黄色的酱料,气冲冲的向前走,连路也不看,哐唧一脚踩进了水坑,还没等他对着赶上来的Sulu发脾气,就被一大坨东西撞倒在地。很好,舰长。Chekov发觉自己今天一直在水逆,可明显水逆这事是不会那么容易结束的。Sulu也阻止不了倒在地上的Chekov和Jim被冲过来的外星人泼了一脸不明液体。可能这个星球的人喜欢化学攻击。Chekov抹着头上的混合液,对着拿刀赶人的Sulu吼道:“苏鲁光!!你今天要是砍不死一个劳资就和你离婚!”

       当然,谁也没砍死谁,Chekov也没离婚,而是被送到了医务室。欸,你问为什么,医生也不知道啊。被传送回船上的Chekov自从洗完澡后,头发就开始停不下来的疯长,吓得Sulu拖着只穿了个裤衩的Chekov就往医务室跑。Chekov也很毛啊,虽然咱是结婚了,但穿个裤衩和裸奔有啥区别,也盖不住咱的尺寸什么的,可至少让我换条裤衩吧,换个什么星际迷航之类高端点的,现在让我的下属们看我的蓝精灵是要闹哪样?吐槽归吐槽,丢脸归丢脸,Chekov挣脱不了Sulu是真的。当他们,不,是Sulu一脚踹开医疗湾的滑动门时,Chekov的头发已经长到了三厘米。

        贴心的McCoy医生在笑完后给了黑着脸的Chekov一条毯子,让他遮一遮自己想遮的部位。在Sulu紧张的询问医生时,Chekov在考虑一个严肃的人生问题: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自己是时候该给Sulu点颜色看看让他明白自己的地♂位。毕竟社会我熊哥,啥大风大浪没见过,脱发都经历过,还怕生发么?想想当年Carol送自己一瓶看广告就很“Duang”的洗发水他都面不改色的用下去了,还怕医疗湾的医生么。
 
        医生一脸无奈,这种事情也不能问我吧,我只知道可能是有什么化学反应发生在了Chekov的头上,但到底是啥化学反应,McCoy咋知道啊。正当他研究的这段时间,Chekov的头发还在疯长,McCoy终于明白是哪里不对了,这他妈,之前要死要活的要治脱发,现在长头发了还不开心么!于是把Chekov和Sulu打包从自己的医疗湾丢了出去,医生可是很忙的!顺便把Chekov的毯子给回收了。

        其实这事还是要感谢Jim,毕竟被剃光了头发的船员只有Chekov一个人长出了头发。可明显Chekov对此并不满意,第二天给Sulu请了三天的假。因为早班差点迟到没剪头发的Chekov比当年发际线高升的Chekov可怕多了,Jim如是想着,默默呼叫了医生,让他去看一眼Sulu是不是失去了叫医生的能力。

         说实话,Chekov的发际线问题是解决了,可Scott开始烦恼每天多出来的太空垃圾——头发了。

*这个梗来自星3卡二采访时自行脑补开的车……也是没谁了……

评论(13)

热度(45)

  1. AveCherStupid Tribb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