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Tribble

第五人麻烦取关,暴躁杀鸡老哥,末流文手,分类苦手,游戏宅,百年拖稿,职业鸽王

【奥克图拔X纳泽】Mercy【黑道au】【三】

作者OS:大学……真是……我开学一个半月我写的论文策划案比我写的文还多……exm?本来想接下来就写肉了……但是……就……先发吧www日常卡肉感谢我的小天使们没有放弃我 @北极圈圈长秦贤  @列圣审查官

冷水,从头顶毫不留情地浇下,刺激着伤口,肌肉抽痛,扩大着不可抑制的痛感,原本被剥离本体的意识被生生扯回了现实,原本随着意识弱化的疼痛如积攒在大坝下的洪水,气势磅礴,汹涌地反扑上来,攻占了纳泽麻木的神经末梢。无法控制地发出一声失声的痛喊,纳泽眼前的场景扭曲着,交织成一片像素点般的色块,意识依然模糊,外界的声音失了真,这一次,纳泽的脑海里恍恍惚惚闪过了几张陈旧的画面。

“纳泽先生,那个女人已经在会议室了,您看……”说话的人低下身,暗棕色的发丝尚没有染上风霜的痕迹,“路易,走。”纳泽点了点头,示意那个只比自己年长一点的男子带路。纳泽已经二十八岁了,仔细算算他从哥伦比亚大学回来接手家族事务,已经有整整五年了,相比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奥克图拔家主,纳泽似乎成为了家族事务的实际执行人,而路易,不过是他一手提上来的新人罢了,实话说,纳泽并不像外人以为的需要什么心腹。纳泽的脚步声一声声回响在黑暗狭长的走廊里,坚定,那是那个带着微弱月光的夜,男人墨蓝色的眼睛侵染了夜色,“纳泽,哥伦比亚大学,可以吗?”少年的语调听起来有些失落,“先生,一定要那么远吗?”那是一整个美国的距离,但对少年而言,实在是太过遥远了。“纳泽,”男人的手落在少年肩上,温暖,但有力,“我要你这四年离开这里,你明白,你从这里消失,才是最安全的。”是的,突然的消失是为了突然地回归,以及,大刀阔斧的改革。而离开,就是最好的保护了。

真是个神奇的女人啊,纳泽无声地叹了口气,她到底知道不知道奥克图拔家族在L城的分量吗,这样贸然地就往庄园里闯,这性子还是一点也没变。“……操你的,操你妈!你给老娘放开!”呵,这暴脾气,纳泽听着这无比熟悉的骂娘声,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进了路易推开的会议室大门。金发女子中气十足的骂声一下就卡在了喉咙里,在对方说不出是震惊还是别的什么表情中,纳泽在会议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挥挥手示意下属给她松绑,好整以暇等来了对方那一句高分贝的“纳纳纳纳纳纳泽!”

“我的老天,我还以为他们是开玩笑的……真是难以置信,我从来没想过你居然真的是……”洛瑞琳挠着她微卷的金发,把他们揉的乱七八糟地顶在头顶,“黑帮小头目?混混?还是更糟?”纳泽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难得有了几丝笑意,轻轻将咖啡放在了女子面前。“我可没说。”洛瑞琳习惯性地翻了个白眼,毫无形象地瘫坐在椅子上。

对于洛瑞琳而言,纳泽所给她的印象还是那个她刚到哥伦比亚大学时主席台后冷漠的学长更多一点,那一年,她十七,他二十一,她代表学士新生发言,纳泽代表硕士新生发言,从此,她发誓要努力赶上那个“哥伦比亚学神”的步伐。尽管洛瑞琳后来并没有成功,她也不会因此沮丧,毕竟对方似乎从入学来的目的都是与他们不同的,纳泽的目的很明确,他就是想快点毕业,洛瑞琳从来没有在任何大型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他的身影。“一个怪胎。”洛瑞琳的室友如是评价,“你要是想和他搭话简直就是浪费生命。”洛瑞琳可不这样觉得,她终于在无数次图书馆“偶遇”后和纳泽搭上了话。

然后呢,洛瑞琳觉得有些恍惚,纳泽像冰,冷冷地,将一切外界的联系推开,但实在是神秘的直勾洛瑞琳的好奇心。两年后,纳泽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从此失去了音信,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直到今天,洛瑞琳才再一次回忆起这个人来。

“我的天,纳泽,我以为你这个性格……你怎么会……”纳泽的目光却闪烁,躲开了洛瑞琳探究的注视,“那你呢?哥伦比亚大学的高材生,出来居然当了个小警察,还被我们抓到了,嗯?”这句话成功让洛瑞琳涨红了脸,“我……我那是特工好吗……今天是个失误而已,对,全怪韦勒瑞恩这个傻子,他老是掉线……”终于,在洛瑞琳下一次爆发之前,纳泽打断了她,“好啦好啦,小洛,可以闭嘴了,喝完咖啡我就叫路易送你出去吧,别再来了。”“纳泽,”蓝色的眸子褪去了嬉笑的意味,冷静,认真,“告诉我,为什么不肯留在纽约,要来这里?”纳泽愣住,理由吗?不自觉地,纳泽的脑海里就浮现出那双眼睛,温柔,波澜不惊。

两年了,纳泽计算着自己打理事务的时间,确切的说已经两年零一个月了。倒不是嫌什么辛苦,纳泽放下最后一本文件,揉了揉眉心,靠在了椅背上,只是有点……困扰吧。纳泽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最近先生也太……没有分寸了吧,他每次去找先生审阅文件的时候,奥克图拔身边总会有一两个女人。的确,按常理说,身为黑帮的首领,奥克图拔过去的生活太过禁欲了些,只是,纳泽并不能习惯这种行为。无论纳泽是否愿意开口承认,他早已深深迷恋于他的先生,也许这颗种子从他第一眼看见这个男人时便埋进了心底,生根,发芽,并持续地困扰着纳泽。以至于时至今日,他才会愈发难以忍受。

“纳泽先生。”Mort先生敲了敲门,满意地看着年轻人恭敬地从桌边站起,他已是日渐赞赏这个干练而识礼接班人了。一份文件被放在了桌上,“东区的事,我想你需要好好看看,晚些时候让少爷做个定夺。”自从纳泽回到了家族后,Mort先生便从二把手的位置上退了下去,转战到了家族的外显产业。“好的,Mort先生。”纳泽接过黑色的文件夹,冰凉的触感光滑地扫过他的指尖,无论先生选择什么样的生活,自己都只能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就可以了,剩下的,自己本就不该奢望插手。纳泽苦笑,将手中的文件翻开,微皱起眉。

“先生,我想,我接下来要禀报的事,我希望可以是内部的机密。”那个女子似乎是看不见纳泽铁青的脸色,或者说,她毫不在意,相反的,她再一次搂住了奥克图拔的脖子。巨大的仿罗马式大浴池里,蒸汽升腾着,纳泽看不清奥克图拔的表情,他只知道,空气里燥热的因子不断冲击着他压抑的一种怒气,一股带着不知来源委屈,和不可名状的愤怒。“亲爱的,你的手下,真是好……不解风情啊,你看,”她的手讨好地放在奥克图拔的脸侧,黑帮老大一言不发,任由她以恃宠而骄的姿态吻上了自己的唇。纳泽努力吸了一口气空气中的湿气充斥在纳泽的鼻腔,若有若无的香味将场景变得梦幻,只是这并不属于自己。

“先生……”奥克图拔却只是斜靠在浴池的边缘,语调毫无起伏,像是漫不经心,“你自己决定,纳泽。”快到了吧?奥克图拔一抹隐秘的微笑终于在青年转身而去的那一瞬间挂不住了,真是能忍啊,说不出是失望,还是赞叹,奥克图拔只是不动声色地躲开了身边女人的触碰。

想了想,纳泽将文件夹甩在了桌上,带倒了一个空酒瓶,玻璃瓶砸在桌上发出一声巨响。随手扯下一块浴巾,纳泽大踏步地走到了浴池边。“女士,请。”明明是一句客气又恭敬的话,那个女子却生生从纳泽的语气中听出了一股杀意。那女子有些惶恐,本期望着奥克图拔能喝止纳泽近于无力的举止,可显然,对方脸上那种微妙的表情告诉她,相反的,他似乎对纳泽的行为很满意。风月场里混久了,那女子自然也是懂得识人脸色的人精,当然也明白这时候再赖着不走便是自讨没趣了。她也并不敢多说点什么,只是愤愤地扯过纳泽手里的浴巾,倒也不避嫌,就是直直站起,往身上一裹,瞪了移开视线的纳泽一眼,扭着腰甩门而去。

“先生……我……”“纳泽,过来。”奥克图拔打断了纳泽的话,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水汽,一步步逼近本就心慌的纳泽。一步,一步,微弱的脚步声伴随着巨大的心跳声,慌乱,衬得呼吸更为沉重。空气里有着恐惧的气息,纳泽太清楚自己的恐惧从何而来,他不该任性地以文件为借口编造一个蹩脚的谎言,在奥克图拔眼里,他的小技俩无所遁形,只是,纳泽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

奥克图拔勾了勾手指,示意站在浴池边的青年蹲下身来,像是罗马的君主接受忠仆的臣服。温暖的浴室大大减弱了青年靠近带来的热流,但青年身上独有的气息渐渐靠近,就足以将他的行踪暴露给尚未回头的奥克图拔。

tbc

评论(10)

热度(37)

  1. 列圣审查官Stupid Tribble 转载了此文字
    激动的一脚踹上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