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Tribble

第五人麻烦取关,暴躁杀鸡老哥,末流文手,分类苦手,游戏宅,百年拖稿,职业鸽王

四次小蜘蛛问死侍要抱抱,一次正好反过来【反过来的那一次~】

作者OS:我错了我错了,我拖了这么久还质量那么差……QAQ,请姑娘们不要嫌弃我……这次主要是贱贱的场合………所以……就……这么……完结啦?

当Wade再次睁开眼时,他眼前是一片黑暗。Wade的第一反应是——卧槽你大爷哥是瞎了吗,哥的小媳妇有个翘屁股看不见了捅偏了可咋整!说句实话Wade一复活车速就这么快,这可能是本能改变不了的。然后Wade就想用手摸一把眼睛,但一个翻身Wade就发现自己失去了平衡,一下从一个平台上翻了下去。这下Wade反应过来了,他那不是瞎了,是被装进了一个袋子里,至于是什么袋子,Wade又不傻,一摸这质感,老熟人了,藏尸袋嘛。那么现在这里十有八九是警局的停尸房无疑了,那么,Peter是不是也……想到这里,Wade便不敢多做停留,费力地抠开了藏尸袋上的拉链。停尸房顶上的白光刺得Wade的双眼剧痛,闭上眼前,Wade发现自己面对着一排藏尸袋,完全一样的式样。

死一次回来让Wade长久保持僵直的肌肉骤然开始抽搐,抽筋的疼痛让Wade蜷起了身体。如果Wade视线有点模糊,那一定是因为抽筋疼出的生理性泪水,绝不是想到了那个少年。

也许警察还没来得及处理尸体,Wade的身上还有死前穿的西装,虽然差不多和破布片一样挂在身上,至少不至于遛鸟。Wade突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他的手臂上光溜溜的,一点布片也没剩下,果不其然,Wade从藏尸袋里找到了自己被切下的手臂。恕Wade直言,这切口虽然够整齐,但一看就是情急之下切开的,切面上还连着不少被切断的肌肉组织,一看就不是警察干的,就好像有人想从Wade的尸体里拿走什么被他抱紧的东西一样……想到这里,Wade就喉头一紧,也顾不上还在胀痛的身体,一个一个拉开藏尸袋的拉链。

没有,没有,也没有。Wade实在很难评定自己的心情,没有那具少年的尸体,到底是怎么一种结局,Wade有些恍惚,说不清自己怀着怎样的心境,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还是不希望在这里找到少年的尸体。说不准,他还活着呢。Wade深吸一口气,深重的血腥味将Wade彻底唤醒,随手扯了件解剖服,Wade将一室尸体关在了门后。

而现在,Wade已经换上了自己的连帽衫,蹲在了Peter家的花园外。Peter·Parker太干净了,Wade给黄鼠狼打完电话不到三分钟,对方就给Wade发来了他的一切基本资料。花园的草被修剪得整整齐齐,散发着好闻的气息,房子安静地出奇,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里面。

“先生?”Wade回过头,他面前的是一个中年的妇人,看起来很和蔼,她提着菜篮,有一双熟悉的棕色眸子。下意识地,Wade上前一步,可对方却被吓得后退了一步。也许自己的表情太凶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Peter可以接受自己的每个表情吧,Wade默默想着,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脸上并没有任何伤痛的神色,应该是对Peter的事一无所知。Wade听到自己的心脏第一次跳得如此大声,这是不是意味着,Peter还活着。“梅姨?”Wade听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可怕。

“是的,请问……”那个女子后退了一步,像是在戒备什么,Wade松了一口气,这样的反应,应该是正常的。“我是Peter的朋友,想来拜访他一下。”说着,一边观察着她的表情。似乎是Peter这个名字让她放松了下来,她脸上戒备的表情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几分骄傲的笑容,Wade的心终于有些平静下来,他甚至已经笃定了Peter还活着这件事。

“Peter的朋友呢,那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这孩子找不到朋友呢。不过很可惜呢,这两天Peter并不在家,昨天下午Stark先生请他去参加比赛,一直没回来,不过我想你可以留个电话给他,等他回来我让他打给你。”Stark?Tony·Stark,钢铁侠,Stark工业总裁,有钱的daddy。Wade的思路一下被接通了,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向梅姨道过谢后,Wade坐上了一辆出租车。

“操你妈的死侍,你给老子滚出去。”Wade前脚刚踏进复仇者大楼,还不出半分钟,至少Wade连电梯都还没找到,钢铁侠就把他的能量炮瞄准了Wade。Wade忙举起了手,一脸无辜道:“wow,wow,wow,岳父,我就是来看一眼Peter,你那个炮可真吓人,放松点,我不是来屠杀漫威宇宙的。”这时姗姗来迟的复仇者众人在娜塔莎的指挥下安静地当起了吃瓜群众,说气话像这种晚八点档的家庭伦理大戏还是很难得见到的。

“谁他妈允许你这么叫的!”眼见下一秒死侍就要血溅当场,一位西装男子拨开复联众人,徒手就解除了钢铁侠的武装,“sir,我们得谈谈。”丢下了一心记挂Peter努力想刷存在感的死侍在原地碎碎念。所以他的男孩还好吗?Wade觉得自己快要维持不住自己欢脱的假象了,去他妈的没心没肺的死侍,他现在就快要担心死Peter了。

“Mr.Wilson,”那个西装金发男人的语调平稳,冷静得像台机器,似乎刚才他对待Tony所表现出的情绪并不存在,“我为刚才sir的过激言行表示歉意。”

【呃,说真的我实在感受不到那个所谓的歉意诚意何在】
(而且这种一脸蠢爸爸式的自豪是什么鬼啦)
死侍Wade默默翻了个白眼,但明智地选择了不打断他。

“但我想您一定可以理解一个父亲在面对间接选举导致了他的儿子仍处于昏迷状态的对象时的心情。”这句话有点长,但Wade竟一下就抓住了关键词,却花了不少时间消化。许久之后,他终于开了口,声音颤抖着,无论他怎样企图掩饰,“Petey,还好吗?”

Jarvis认真地盯着Wade看了三秒,露出了并不太明显的满意的神色,“跟我来。”

电梯运行的声音混杂着电梯内众人的呼吸声,让向来不喜欢与人群过于亲近的Wade感到压抑窒息,担忧与自责撕扯着他,将他从原本的死侍样本中扯出,原来的死侍比现在的Wade少了一份牵挂,所以才能这样没心没肺吧。

床上的少年安静地出奇,和平日里那个有些黏人甚至有些聒噪的形象完全不同,但在Wade眼里,他依然完美得像个天使。“嗨,宝贝,哥来看你啦,你看起来可真美。”Wade一步步走近床边Tony像是想上前阻止,但被Jarvis拉住,只好忿忿地退回原处。

“对不起,Petey,哥没有保护好你,都是哥的错,你要不要起来揍哥一顿吗?”Wade将手放在沉眠的男孩脸上,指尖抚过那些可爱的小雀斑。

“真是个小睡美人啊,可是哥只是个糟糕的雇佣兵,估计也吻不醒你的。还有,”Wade在自己的背包里掏着些什么,背对着复联众人,所以没有人看见雇佣兵那双褐色的眸子里似乎隐隐闪着水光,“哥答应你的,要请你吃冰淇淋的,可是,哥可能在路上耽误得有点久了,它们都该死的化掉了。”透明的打包盒里融化的奶油看起来有些糟,Wade耸了耸肩,把它们丢在了床边的垃圾桶里,假装如无其事地轻声抽了抽鼻子。

男孩依然紧闭着他的眼睛,似乎连呼吸的频率都不曾改变。“Peter,我爱你,该死的,哥一点也不喜欢在这种大庭广众的地方说这个。”Wade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俯下身连同少年身下的床一起进入了Wade的怀抱,他的动作很轻柔,甚至没有让少年的身体有任何位移,“再见,Petey。”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了少年的脸侧。

陪着Wade走出病房的是美国队长,这个正而不直的男人脸上的各种不自然让Wade觉得有点奇怪。在快走到电梯口时,Steve终于叫住了Wade,“死侍先生,那个,好吧,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也许,Tony会生气,但这是Jarvis让我告诉你的。”Wade皱起眉,盯着这个局促的男人,“其实Peter只是因为之前吵着要来找你被Tony弄晕了。”而与Steve这句话同步发生的是一声巨响的“Wade”。下一秒,就是那个光着脚的少年飞扑进Wade怀里,“大叔,不许走!”他尖叫着,抱紧了Wade,当然,他也如愿得到了一个没羞没臊的湿吻。

彩蛋:
【死侍Wade穿着上面印满了蜘蛛侠的睡衣】
你还在?结束了,你可以走了。
什么,你还想看婚礼现场?凭什么,不行!
你说什么?不给你看就写死我?你信不信我爬出来揍你。
怕了吧。什么就是想看婚礼?得了吧,我不给你看你能怎么样?
偷窥我们上床?come on,别闹了,上次我们上床你不就在偷看嘛,别以为我不知道!
宝贝,没什么,我自言自语,你先睡哦~
好了好了,真没了,别想了回家吧,回家吧,散了散了,姑娘们,我们要干大事了。
chikachika~

【END~】

评论(13)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