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Tribble

第五人麻烦取关,暴躁杀鸡老哥,末流文手,分类苦手,游戏宅,百年拖稿,职业鸽王

四次小蜘蛛问死侍要抱抱,一次正好反过来【第四次】

啊啊啊啊啊我要快点写完它因为要写点梗了orz……所以这个……标准的……言情小说情节我可以去吃屎了……_(:3」∠❀)_请各位观众老爷不要打我啊啊啊~

“Peter,Peter,Peterrrrrrrrrrr……”Ned的声音从教室外十米开外的走廊不断逼近,直到进入教室,用他最灵活的姿态弹到了Peter面前,但不得不说,Peter的确还是被吓了一跳。

“卧槽,Ned!你就不能小点声吗?”错误估计了Ned出现时间的Peter吓得差点甩飞了自己的蛛丝发射器,所幸他的手正塞在他的书包里,这才避免了蜘蛛侠的身份成为人尽皆知的新闻。Peter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不过显然Ned对此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略显激动地和Peter讲着他所见到的事,无视掉Peter无奈地叹气声。

“Peter,你知道吗?刚刚校门口来了个超级帅的大叔,他他他……”一激动就开始结巴的Ned一口气说了二十多个“他”都不带喘气的,这让Peter实在是佩服他的肺活量,不过与此同时,Peter还是下了决心打断了他的单字绕口令。“好了,Ned,他是穿了小裙子还是举了一夜一百的牌子让你那么激动?哦,不会吧,Ned,我以为你会喜欢女孩子的。”

下一秒Ned厚厚的巴掌就破风而来,拍在了Peter的书包上,“去你的,Peter,你要是喜欢就留给你好了!他开了一辆粉红色的玛莎拉蒂诶!玛莎拉蒂诶!Peter你知道玛莎拉蒂吧?也不知道是哪个女学生还是女老师的男朋友,这也太拉风了吧……”Peter实在无力吐槽目前正碎碎念着“到底是谁呢”一脸八卦的Ned跑偏的关注点,且不说这辆玛莎拉蒂Peter见过,他特么还坐过呢!当然,Peter也很好奇把跑车漆成粉红色品味和*一样的男人真的能找到女朋友吗?再说了,这辆车也实在太有辨识度了吧,Peter差点捂额晕过去。说来自己跑出去和Wade过夜的事还没穿帮也是多亏了Ned他们上次连着爹地放在自己身上的追踪器和Peter的衣服一块带走了,时至今日他的俩爹还以为他是在同学家过了一夜,不过Wade要是这么高调下去这件事迟早是捂不住的。想到一生气就拆家的爹地和爹地一生气就陪着sir拆家的爸爸,Peter只想一拳捶死Wade了事。可明显在Peter脑中他的爹们不过只是占据了他想想就好的时间,比如,现在Peter已经开始蹦蹦跳跳地下楼梯了,这说明了Peter已经成功放弃了思考什么未来婆媳生活不和谐这种问题了,毕竟他也不太相信他的爹们会允许Wade进门。

“哎!Peter!Peter你走那么快干嘛!Peter你等我一下!哎!”然而Peter已经远远地说了一句“拜拜”就钻进了楼梯上的人群中。说起来自从上次和Wade睡了以后,Peter也确实有好几天没和Wade好好聊聊了,不过听他说是有个任务还不知是什么的,要离开纽约几天,Peter对此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反正Wade总是可以完完整整地出现在他面前,如果忽略掉中途Wade接连不断的性骚扰短信的话,Peter还是十分享受这种小别重逢的情景的。

不得不说,校门口这场景真是蔚为壮观。被围观的男生女生彻底挤到了外围的Peter也很无奈啊,就算我男票好看,你们好歹也该给我这个正牌留个位置吧?占据了不利地形兼拥有了和他爹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身高,Peter最后还是选择了不要脸地跳了起来。好吧,Peter承认,今天的Wade穿得还真是那种衣冠禽兽型的帅气,好像下一秒就要开拍五十度灰的既视感,但这样也不至于吸引那么多围观八卦的同学吧。然而想这个问题显然是没有结果的,Peter撸了一把自己刚刚弄乱的头发,再一次企图挤进人群中,但对于Peter的这个小身板还是有点难度的。Peter真心实意地想吐槽这个学校因八卦突然激增的人数和开得太小的校门,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Peter爬上了学校的围墙,因而一部分目光就被Peter吸引了过去,当然人群中也不乏“怪胎”和“哗众取宠”这种声音,不过在看见Wade笑着大跨步迎上去的动作后一秒噤声。

Wade除了吐槽这个作者可能是黑玛丽苏黑傻了,连自己的同人也不放过,她这么有空怎么不去黑抄袭狗。当然这种想法有点无聊,特别是自己家男孩还骑在墙上时就有点多余了。Wade抬头看着正居高临下地冲着自己晃荡腿的少年,阳光落在他棕色的发丝上,闪着柔和的金色光芒,让Wade突然很想笑出声,他也说不出理由,就是单纯地想笑。“小鬼,你当心一点,别摔下来啦!”“才不会呢!大叔你好烦啊。”Peter“啪”地一声把书包丢进了Wade怀里,自己则坐在墙头上一脸得意地冲Wade插着腰。也对,Wade自然地将书包背在了自己的背上,蜘蛛侠爬墙要是会掉下来实在是天方夜谭,Wade不由为自己的智商叹息,就像自己脑子里那两个声音难得统一战线做出了评价——笨蛋Wade。

好吧,笨蛋就笨蛋吧。Wade冲着坐在墙头的少年伸开了双臂,“来,跳下来,Petey,哥接着你。”也不知道是Wade眨眼太可爱还是Peter读了一天书学傻了,Peter当即一跃而下,砸进了Wade怀里。一般来说,没有几个男朋友承受得住这信仰一跃的精准一砸,但幸好Wade不是一般的男朋友,不过这也的确阻止不了Wade被砸得向后倒去,撞在了电线杆上,然而在如此重击之下男朋友居然没掉也是个奇迹。

怀中的少年却“咯咯”笑着,环住了Wade的脖子,“大叔,你有没有想我呀?”好的,在这一秒之内,Peter对Wade给他发短信的记忆绝对是缺失的。“想,哥想死哥的小宝贝了。”Wade低沉的嗓音让Peter的脸一下红了起来,而Wade凑近了Peter的耳朵,轻轻吻了吻少年红热的耳廓,小声说道:“哥真想现在就操死哥的小宝贝。”Peter僵硬着身体,连一句“Wade”都像舌头石化了一样结巴了半天才蹦出来,甚至Wade的手隔着裤子捏了捏Peter的屁股的三秒后Peter才突然醒悟,他现在当着几乎全校同学的面被这个老男人给调戏了。然而Peter还来不及消化这个惊人的事实,就被Wade吻住了双唇,这个吻长到Peter几近窒息,他踮起的脚尖有些发酸,但被Wade搂在怀中又让Peter不愿改变动作。
“小鬼,你的同学们好像快疯了。”终于放过了Peter,Wade轻笑着揽过了Peter的肩。这下转过身的Peter正对上了全校同学的视线,当然,其中以凭借体型优势挤到了第一排结果下巴都要掉下来的Ned的目光最为惊恐。而Peter此时发现居然还有人拍了照发脸书,“大叔我完了。”Peter一头埋进自己的手里,这下恐怕不出十分钟他的老爸就能通知全复联锁定他的位置,顺便让他爹把自己的女婿当场轰成一坨肉酱,这下自己根本就不用想怎么把男朋友介绍给父亲们了。再说,毕竟谁让他爸的本体是个AI,这种发在网上的事,想不让他知道都难。

“没事,没人敢欺负哥的Petey,乖,我们走,哥带你去吃东西。”说着,Wade就搂着Peter的脖子往汽车上走去。其实说实话,Peter并不是担心有什么人真能欺负的了他,他那是担心自己新找的男朋友被自己的爹们给弄死啊。然而,尽管现在Peter是各种讨厌那些发推发脸书的人,不过Peter之后可不这么想了,甚至还十分感激这些多管闲事的同学,因为要不是他们,这也许会成为Peter最后一次约会了。而现在对接下来那些鸡飞狗跳的破事还一无所有的Peter正乖乖地被Wade搂着脖子带上了车。

“小鬼,想吃点什么,墨西哥卷饼么?”副驾驶座上的少年干脆地丢了个白眼给他,赌气似的嘟起了嘴,“大叔你也太没有品味了吧,好歹也该请我吃冰淇淋才对吧!”想不到Wade却回过头,“吧唧”一口亲在了Peter的脸上,然后才将视线转回了马路上。Peter一时也不知道是该先害羞还是先生气,反正他的语言更像两者的结合:“卧槽!大叔你疯了吗?开车不看路万一撞死人了怎么办!”而Peter对上了后视镜里Wade看向自己的眸子,它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哥这是在向spidey证明哥的品味向来好的不行,”说着还咂吧咂吧嘴,一脸陶醉的样子,“哥的spidey真是好吃到哥还想再吃一口。”

【这波调戏我给满分】

(哇哦~spidey脸红了了哦~)

Wade大笑着,一脚油门跑车就飞驰了出去。

而让Peter不解的是,Wade却面色凝重地把他的跑车开进了七拐八拐的老城区小巷子里。“小鬼,下车,躲起来。”而Peter的蜘蛛感官也正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大叔,我觉得好像我现在下车也没用了吧?”Wade骂了一句娘,伸手掏出储物格里的枪,“哥讨厌加班。”枪声随着Wade的话音落下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他们被包围了?Wade打光了弹夹里所有的子弹,狠狠地骂了句“shit”,因为Wade的一切装备都放在了后备箱里,而越来越密集的枪声让Wade可以下车拿武器的假设完全不成立,而且跑车在不断中弹后开始有了漏油的迹象,好像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

“大叔,我掩护你。”Wade一回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蜘蛛侠制服的Peter正提着头套。“死小鬼。”Peter凑过头去吻了吻Wade的双唇,带上头套一下消失在车内。果然,打在车上的枪声一下小了下去,然后转变了方向,尽管Wade担心死Peter了,但他也明白这个时间空隙的来之不易,Wade放倒了座椅,钻进了后备箱。

而对于Peter而言,目前的情况有些棘手,相比起自己平时处理的罪犯,这些人的装备精良太多,但相比起某个装备更高级的罪犯,他们的人数又太多了。仅仅是躲避子弹就让Peter有些无暇招架,实在连开嘴炮的精力都没有了。Peter私心也在怀疑Wade到底是干了什么才招惹来这一群训练有素的杀手,可Peter甚至还没有思考完这个问题,他的蜘蛛感官就一下拉响了警报。有狙击手,可Peter已经无处可躲了,无论往哪个方向闪,Peter都必然躲不过攻击。

重物着地的声音,砸疼了Wade的耳膜,终于从后备箱里拿出了刀和枪的Wade几乎是从车里冲了出来。太晚了,他的spidey,那个会叫他大叔,会对他笑,会抱紧他的少年,现在正安静地躺在地上,努力地喘着气,每一次胸口的起伏,都会让腹部不断渗出的血液打湿身下的水泥地。

子弹发在身上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Wade打光了弹夹,连武士刀的刀把都被血液浸透,飞溅的血液将Wade染得如同地域中爬出来的恶鬼。失去的理智,却在一声极轻几乎淹没在密集的枪声中的“大叔”里彻底回归。无视了不断袭向自己的子弹,Wade转身就跑回了Peter身旁,将少年从地上抱了起来。子弹钻进Wade的皮肉,却没法击中Wade怀中穿着红蓝制服的少年。“Petey,乖孩子,哥现在送你去医院好吗?”可少年却摇了摇头,费力地抬手摘下了自己的头套,“大叔,抱紧我好吗?我……有点……害怕。”因为疼痛,Peter的额头渗出汗滴,失血让少年本就白皙的脸更加苍白。收紧了双臂,Wade将吻印在了Peter的唇上,结束了,Wade也到了极限了,子弹将Wade的背部打得千疮百孔,尽管Wade并不会真的死去,但他的意识已经逐渐模糊,身后的枪声似乎混合着爆炸声,听不真切了。Peter似乎在怀中呢喃了句什么,Wade下意识地抱紧了少年,倒在了地上。

评论(2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