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Tribble

第五人麻烦取关,暴躁杀鸡老哥,末流文手,分类苦手,游戏宅,百年拖稿,职业鸽王

四次小蜘蛛问死侍要抱抱,一次正好反过来【第三次·车】

瞎比作者的瞎比比:艾玛......终于弄完惹......很抱歉让大家看我摸了这么久鱼.......不过这一章又爆字数了orz.......居然比前两章加起来多........所以承蒙各位看官大人不弃,请收下这篇老太太裹脚布式的满屏一写肉就ooc的肉吧~爱你们哟~

“好了,spidey boy~我们到啦~”恕Peter直言,一个一看就很空旷的公共停车场可一点也不像Wade的家。Peter向车窗外摊了摊手,话痨的本性又一次爆发,“嗨,大叔,你平时都是,呃,睡在外面吗?好吧,其实这也蛮狂野的。”解开了安全带的Wade冲着Peter侧过身,“不,哥更希望让哥的小甜心睡在哥的床上。”不得不说因为这句话而耳尖都泛红的Peter看起来很可口,绯红的脸颊有些婴儿肥,很有弹性的样子让Wade有些心痒,于是Wade倾过身去,撩开了Peter黑色的假发,凑近了Peter的嘴唇。棕色的大眼睛有些慌乱地抬起来看了Wade一眼,旋即阖上了它的眼睑。

【Wade·Wilson强吻一个未成年的baby boy,你可有够出息的。】

(该死的我他妈可真是个变态。就不能说是我喝醉了吗?)

“啧,真是。”Wade小声的抱怨让Peter睁开了眼睛,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见鬼,你看见他无辜的表情了吗?你还骗得了我们吗?这点酒会不会灌醉Wade我们会不知道吗?啧啧啧,你该不会是一个可耻的恋童癖吧?】

(可以了,Wade,够了。)

“呃……spidey,哥就看一眼你的脸,那个还疼吗?”Wade有些心虚地放下了Peter的假发,垂下的黑发掩盖了Peter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

“哦……没事,还好,我又不是什么娇气的女孩子啦!”Peter笑着用胳膊肘捅了捅Wade的手臂,抬手就要开门,不料却被Wade阻止。看着熟练地从储物格中取出手枪小心翼翼地下车巡视了四周一遍的男人,Peter突然有点心疼他了解身为雇佣兵的Wade对这个世界都怀着戒备,躲在满口胡话的伪装后。可当Wade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对他伸出手时,他笑得那样温柔宠溺,“来,小鬼,我抱你。”将Peter打横抱起的动作又那么轻柔,生怕弄疼了他一样,抱紧了Wade的脖子,Peter又感谢于自己能得到他这份来之不易的信任。
在小巷子里拐来拐去,终于Wade闪进一幢公寓楼,打开了他的公寓门。“锵锵~欢迎我们的Spiderman大驾光临Deadpool的安全屋。”一脚踹上公寓门,我们的Wilson先生遇到了他人生中一个巨大的挑战,目测整个小客厅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唯一的那张小沙发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HelloKitty和彩虹小马的玩偶,还有几个散落的弹夹。在Peter的轻笑声中,Wade一记扫堂腿就把沙发上的玩偶直接踹到了本就杂乱的地板上,一边碎碎念着:“好了,宝贝们,给哥的小甜心让个位置吧,你们已经失宠了。”将怀中的少年放在沙发上,Wade戳着Peter的脑门,假装自己很凶的样子,不过并没有吓住Peter就是了:“小鬼,不许动哦!不然脚会断掉的。我去给你找个冰袋。”走进厨房前还不忘再探出头来,又叮嘱了一遍,“不许动哦!”直到听到了对方一句“知道啦,大叔你好烦哦!”才走进了厨房。

而在客厅的Peter一把扯下了假发和发网,看起来似乎有些闷闷不乐,是自己表示的太不明显吗?像是想到了什么,Peter露出了一个微笑,解开了自己的裙子。

明显,在厨房里的Wade并不知道客厅里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自己会经历什么。他只是想把自己的脑子从spidey的频道里转出来而已,手里捏着被冻得有些奇形怪状的冰袋,Wade在地上的一堆杂物中企图找到自己之前不知道买什么送的药膏,可能是买纱布之类的东西,当时自己想着这种消肿的凝胶自己用不上,也不知道随手丢到了哪儿。蹲在地上,Wade突然有种挫败感,也不知道是因为spidey送到自己面前自己却怂得不敢下手还是因为自己居然喜欢上了一个小鬼还不敢说出来。

【你该不会放着活的spidey不用然后自己跑去撸管吧】

听起来挺有道理的。

(可你这么做了还想再见spidey吗?)

好吧Deadpool你这个怂蛋。

终于自暴自弃完了的Wade站起身,一手冰袋一手凝胶地走进客厅。原谅Wade吧,手抖不是他的错,毕竟客厅的场景实在太有冲击力了。沙发上的男孩抱膝坐在沙发上, 听到这声冰袋落地的巨响抬起头来,凌乱的棕色发丝有几撮黏在少年湿漉漉的额头上,更多是乱糟糟得像一只鸟窝顶在Peter的头上。少年身上裹着Wade的旧卫衣,Wade比Peter高了十多公分,卫衣大约在少年的腿根处,一切都很色情,Peter如果在卫衣里面穿了件什么的话可能会改善一下可怜的Wilson先生现在突然觉得热的处境。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Wade捡起掉在地上的冰袋和凝胶,冲着沙发上的少年问道:“Peter·Parker,你为什么把内裤也脱了?”

少年一脸无辜的样子让Wade很没有办法,在少年身前蹲下,把冰袋敷在少年已经有些肿起的脚踝上,Wade很难不去注意少年卫衣下若隐若现的臀部,Wade艰难地吞下了口口水。他刚一敷好冰袋站起身,打算去冷静一下,一只软软的小手就拉住了他的T恤,像只可怜兮兮的小狗,Peter小声地对Wade解释道:“它已经湿掉了,很难受。不要生气好不好,大叔?”

叹了口气,Wade再一次在Peter面前蹲下,直视着他的眼睛,难得认真地说道:“下次不可以在别的什么男人家随便就脱掉内裤,知道吗?”想到Peter之前提到过的什么daddy,Wade就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又加了一句:“daddy也不可以!”看到少年乖乖地点了点头,“嗯。”Wade不禁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少年蓬松的头发,把它们变得更乱了些,“乖。”

Wade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Peter的半边脸都糊满了透明的凝胶,而装凝胶的铝皮管已经空了一半,被Wade随手丢在了沙发上。Peter伸出手臂,搭在了Wade的肩上,“大叔,谢谢你。”还没等Wade一句笑着的“谢什么”出口,少年的脸就突然放大,嘴唇上贴了个柔软的东西,Wade眼前就是Peter颤抖的睫毛。这一秒Wade的脑子就炸锅了。

【wtf!刚才发生了什么?哥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是谁我在哪我从哪里来……)

大脑成功罢工的Wade就这样任由Peter抱着,嘴唇紧贴了好几秒,谁都没有任何动作。终于,Wade活泼异常的大脑在五秒内闪过了结婚生子等一系列人生过程后,总算把那根崩掉的弦给重新打了个结接了回去。

Wade向后退开,他站起身,将一脸茫然的少年按在了沙发上。

“听着,小鬼,站在你面前的人从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所以以后不要随便亲别人嘴唇好吗?”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少年棕色的大眼睛里藏不住他受伤的神色,Peter执拗地拉过Wade的手,让对方宽厚的手掌贴在没有受伤的那侧脸上,“大叔,可是,我喜欢你啊。”

不知道是Peter脸颊温热柔软的触感还是因为刚才那句话,让Wade有些呼吸困难。

【别傻了,喜欢死侍?不过是小孩子一时兴起而已】

是啊,可能英雄也希望有人保护嘛不是?

(说不定是朋友的那种喜欢呢?)

朋友?我算得上吗?

Wade叹了口气,用那只没有被Peter抓住的手撑在了Peter头一侧的沙发靠背上,像有些滥俗言情小说式的动作还是让Peter有些慌乱,但将这丝慌乱尽收眼底的Wade却有另一种理解。

“小鬼,别再勾引哥了,面对未成年人的调情,哥是做不到假装听不到的。”对上那双倔得令人心疼的棕色眸子,Wade不禁有些动摇,去他妈的恋童癖,老子才不是这种人,死侍只是想要个蜘蛛侠而已。

“怪罪给孩子听起来很容易,不过这次全怪Peter·Parker。”Peter的双臂缠上了Wade的脖子,有些空荡的袖管顺着少年光滑的胳膊滑到了大臂上,卫衣下摆也因为少年直起身的动作有些上缩,少年白嫩修长的腿勾住了Wade的腿肚子。

“小鬼,哥不想做一个亨伯特。”Peter深知自己已经赢了,这一把他赌对了,Wade同样爱着自己,不过他也明白,因为在乎,所以才会顾忌自己尚未成年。捧住Wade的脸,脸侧的胡茬硬硬的,有些扎手,而Wade的颧骨偏高,Peter的指尖从最凸处划过,促使Wade呼吸沉重。“我也比马婷娜年纪大多了。”

“小鬼,你以后会后悔的。”Wade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满鼻子都是Peter的味道,克制不住自己地环住了Peter纤细的肩。“纽约街头蜘蛛侠追着死侍要回他的开苞费。这个头条很不错哦。”Peter本来可能还想说些什么,结果被Wade欺身压在了沙发上,有些凶狠的吻就堵住了Peter的薄唇。

屎一样的分p

Wade在睡着前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推了推快要睡着的Peter,问道:“小鬼,你今天那些‘技巧’是从哪里看来的?”

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的Peter很不满意自己被打扰,哼哼了几声,扳过Wade的脸“吧唧”亲了一口,嘟囔道:“daddy电脑里私藏的教学片,我偷看的。”

操,这肯定是个sugardaddy无疑。Wade看着怀中已经熟睡的少年,心中正烦恼怎么让这个小鬼离那个男人远点。

评论(6)

热度(104)

  1. GideonStupid Tribb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