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Tribble

第五人麻烦取关,暴躁杀鸡老哥,末流文手,分类苦手,游戏宅,百年拖稿,职业鸽王

四次小蜘蛛问死侍要抱抱,一次正好反过来【第二次】

有点……爆字数orz……ooc是我的代名词,有什么不合理全是我的锅(理不直气也壮)说着那个同学的剧情是我自己捏的,还没看过新的小蜘蛛电影估计有点崩人设orz……

第二次:

酒吧常客Wade现在正往自己的嘴里倒各色的鸡尾酒,看得他的好基友有点蒙圈。

“拜托,我说Wade,你约我出来就是……啊?”Wade翻了个白眼看着他的好掮客又是摊手又是耸肩,努力向Wade表示他的不理解,而Wade只是冲着他举了举自己的杯子。“得了吧,你那破雇佣兵酒吧,不因为一杯‘blowjob’打起来我就谢天谢地了,再说了,那玩意儿能喝吗?”Wade笑着摇摇头,假装聚精会神地盯着舞台上正唱着垃圾音乐的蹩脚乐队,企图将一个影子从自己纷乱的脑海里驱逐出去。

“不,Wade,你有心事。”掮客仔细地观察着雇佣兵线条冷硬的侧脸,他很少在这个雇佣兵的脸上找到这种与他素日的玩世不恭全然不同的茫然,尽管只有一秒,但身为一个好掮客是无法忽略这一细微的变化的。

“是因为那个男孩吗?”掮客一下就想到了这段时间死侍大打折扣的工资,不禁失笑,“得了吧,Wade,你账户上的存款还养不起你个一顿俩墨西哥卷饼的单身汉?”而Wade则小声地对着杯口嘟囔了一句:“万一这个宇宙的该死作者又让我得癌症或者毁容怎么办,我还得防着点呢!”掮客并没有听清这个疯疯癫癫的雇佣兵在讲些什么,反正他也习惯了Wade时不时的胡言乱语,他就装作没听到,放任Wade把第六种颜色的酒倒进了嘴里。

掮客说的对,但又不全对,Wade偷偷瞟了一眼已经四处和女人勾搭的卷发男人,放心地又要了一杯新的色彩的鸡尾酒,趁着酒保调酒的间隙,Wade粗粗思考着自己所谓的“心事”。Wade最近确实是因为那只小蜘蛛有些心乱,但绝不是因为对方扰乱了自己做生意!毕竟Wade现在还有点期待遇到他,可问题正是这里,Wade发现自己总是没法把他从大脑中请出去。也许是闲下来时脑海中对方一句笑吟吟的“大叔”,又也许是一个人在安全屋内突然地想起天台上那个突兀的拥抱,Wade总是抑制不住想看看面罩下的小鬼是个怎样的小家伙,才能如此精准地把死侍的注意力牢牢吸在自己身上。

算了,不想他了,死侍Wade叹了口气,举起了酒杯贴在了自己唇上。似乎就是这一瞬间,酒吧的灯光一下就闪烁迷离了起来,主持人举着话筒,仿佛台下的人都是聋子一样,大声宣布着今天接下来的特别节目。揉着被震得有些疼的耳朵,Wade打算和自己的掮客好好吐槽几句,不想对方的座位已经空了。

“操!又找快活去了。”Wade翻了个白眼!默默喝了一大口杯中的酒,决定看会节目,在吵闹的环境里放纵自我也比独自一个人忍受着像痴汉般对一个未成年人的臆想好。

一队身着黑色紧身裙的女人出场了,她们中间的那个应该是领舞吧,不过看起来还没成年的样子,死侍表示那个小鬼连胸都是平的。“现在雇佣童工就不违法么?”这时候终于想起来世界上还有法律这回事的Wilson先生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可前奏结束,对方一开腔,死侍先生一口鸡尾酒全喷回了杯子里。难怪他说这个身形那么眼熟,呃,确切的说是这个屁股比较眼熟,他还以为自己看谁都像蜘蛛侠,结果,这小鬼不是Peter·Parker又是哪个?

(哇哦,我们是不是发现了纽约好邻居的副业呢?)

【别提了,说真的,他现在就差个兔耳朵和小尾巴了。】

也许是Wade四处找纸巾的动作幅度太大了,台上的少年向这边看了一眼当下Wade的心脏就提到了嗓子眼,但他转念一想,明显Peter是认不出不穿制服的自己的,这让Wade一时说不出是该庆幸还是失望。果然,那个少年只是分心了一秒,便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舞蹈上,于是Wade便合着酒吧众人的起哄声吹了一声口哨。

不过现在真正引起Wade注意的可不仅是Peter大胆甚至相当火辣的舞姿,还有角落里一群看起来和Peter年纪相仿的少年,几男几女吃吃地笑着,怀中抱着一摞衣服,正悄悄向外走去,后面一个胖胖的男生努力向他们辩解着什么,可他们中间为首的那个女生说了句什么,那个小胖子终于一步三回头地和他们一起走了。Wade一开始只是觉得很好笑,但突然他想起在一次聊天中,Peter曾无意地向他透露自己和同学和不太来的事,当时Wade好像随口说了句什么来着:

“wow,spidey居然会被同学讨厌,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难讨好吗?”

该死,Wade产生了一个有些糟糕但听起来就很合理的推理——这蠢小鬼不会真的傻到去讨好他的同学吧。Wade这下连看Peter跳舞的兴致也没了,赶紧追出酒吧,明显,那些小鬼手上的衣服是Peter的,可等Wade追出门去,哪还有这些人的影子,Wade有些懊恼地四处转了转,确定自己肯定是追不上这些小鬼了才回到了酒吧。可是,节目已经结束了。

当Peter回到了后台后,他发现自己的衣服和同学都不见了,便知道自己又一次被整了。这下好了,连发射器都没了,Peter苦笑一声,自己怎么会抱有可以和同学搞好关系的想法呢?太傻了。现在自己这样回去梅姨会怎么想,如果她知道自己和同学合不来又会让她担心很久吧,再加上明天又是休息日,根本找不到拿走自己衣服的人,Peter决定还是在外面在呆一会,等梅姨睡了再想办法溜回去好了…而此时,他的蜘蛛感官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嗨,小美人。”那是三个高大的男人,明显是喝醉了,Peter后退了一步,看着他们一步步逼近。
听他们三个满口下流话,饶是Peter是个男生都觉得面红耳赤,终于,趁着为首的那个男人不备,Peter一拳就挥在了他脸上。

原本凭蜘蛛侠的身手,就算没有蛛丝发射器,对付这三个小混混也根本不是问题,可是Peter忘了脚下的高跟鞋,在饱受大幅度舞蹈的摧残后,终于在这个关键时刻不争气地断掉了。

而现在,Peter正以一个非常糟糕的姿势趴在地上。Peter甚至还没来得及嘴炮一句,就被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别住手臂架了起来,跪在了地上。

“小美人,年纪不大,脾气可真不小呐。”Peter小脸一扬,对着那个走近的男人就是一顿嘴炮,“我对变态从来都是直来直去,好吧,说变态是有点抬举,但我向来是有良好的风度……”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就把Peter搞懵了,然后才感觉到自己的两眼正冒着金星,脸颊也火辣辣地疼,嘴里还充满了自己刚才咬到舌头的血腥味。“小美人,你好像还没明白你所处的位置嘛。”对方在Peter身上乱摸的手让Peter觉得又恶心又委屈,不自觉就红了眼眶。

“不,他用不着认清。”Peter抬起头,那个表情有点像是见到了天堂,“大叔……”此时,强忍的泪水就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个吸引人的声线,哪怕是没有制服,Peter也能认出他。

而Wade,则在看到他眼前那一幕后,怒气使他难以自控:他的spidey,正被两个男人按在地上,黑色的假发湿哒哒乱糟糟地贴在脸上,而左边的脸因为刚才的耳光已经有些红肿,一滴泪珠正精准地从上面划过。

尽管Wade发誓他已经手下留情了,但是那三个男人依然断胳膊断腿的趴在地上连声也不敢出。此时Peter才放松了下来,紧张感消失后痛感就占了上风。她吸了吸鼻子,抬头看着Wade,他眼前的Wade是个三十岁上下的英俊男人,虽然刚才的打斗把他的连帽衫弄得皱皱巴巴的,还撕开了一条口子,他的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可他又是那么高大强壮,给Peter心安的感觉。不过现在他看起来有些头痛的样子,冲着还跪坐在地上的Peter勾了勾手,“走吧,Petey。”Peter还是盯着Wade,样子有些呆滞,“喂,小鬼,你不会吓傻了吧,快点啊,我可不想被什么警 察抓住。”第一次被人用这种崇拜的目光锁定,Wade居然有些不好意思,见鬼,他的人设不是脸皮厚过城墙的死侍么!这个作者到底有没有脑子啊!Wade在心中啐了自己和这个文案作者一口。

努力挣扎想撑起自己的身体,最终还是徒劳地跌坐回地上,Peter低着头,对自己的没用有些绝望。试探性地,Peter低声说道,“大叔,我好像脚扭了,站不起来了,你……可以抱我一下么?”这种话说出去就有些糟糕,Wade心里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人呢?特别是当Peter听见Wade“啧”了一声之后,将头埋得更低了,果然,被嫌弃了么?

而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几近粗鲁的动作弄得Peter有些痛,但他已经被Wade打横抱了起来,“你早点说啊,spidey,这样我就直接打死他们好了。”“Wade!”Peter蜷缩在Wade怀里,Wade身上好闻的男士香水和汗水酒味构成了令Peter心安的气息包裹着他,“Petey,别像个死人一样,抱着我。”低声的命令令Peter露出了释然的笑容,他环上了Wade的脖子,“yeah。”Peter像一只缩在主人怀里的小猫,在Wade怀里蹭来蹭去。

(反派OS:你们秀恩爱可不可以不要当着我们啊,我们不要面子啊!)

Wade选择了人相对少的酒吧后门出去,一路上,Peter小声地絮叨着自己如何被同学坑到酒吧跳舞还被弄走了衣服,顺便吐槽了一把舞台雨水效果太逼真自己都湿透了。终于,Wade发声打断了Peter的碎碎念,“不要去讨好他们,不值得。”也许是Wade的棕色眸子里的认真让Peter所有反驳的话都化作了一句“yeah”和傻傻地点头。
不过当Peter看见那辆骚粉色贴满HelloKitty的跑车时,原谅Peter,之前的感动实在有点撑不住,Peter不禁小声嘀咕了一句,“现在的土豪审美都这么不靠谱么。”而正在驾驶座系安全带的Wade一听这话,扭过头来,“哥的审美可比什么土豪好了不止一个等级好吧!”Peter想了想某辆大红色的跑车,毅然决然地摇了摇头。

“好了,小鬼,我送你回家吧。”Wade发动了汽车,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微微侧过头去,对着手忙脚乱系安全带的男孩挑了挑下巴。不想Peter一听,一下就愣住了,连安全带没扣牢“啪叽”一下弹回去都没注意到。“那个……大叔……我可以……在你家住一晚么……我不能这样回去,梅姨会担心的。”Peter越说越小声,到最后就没了声音,假发上的水滴滴在座位上,渗进靠垫里。对方一直没答话,Peter自己也觉得自己很过分,从来都是Wade对自己不断退让,包容他破坏Wade的“生意”,还有今天来救他,应他的要求抱他离开,送他回家,这一切难道还不够么?对于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或许连朋友也算不上,Wade已经够仁至义尽了吧,自己怎么还能心安理得地要求他做这样令他为难的事,而且就算Peter只有15岁,他也明白雇佣兵的安全屋的重要性。

“对……”道歉的话还没说完,Peter就被一件残留了体温的连帽衫紧紧裹住,“破是破了点,但总比冻着好吧。还有,你到底系不系安全带啊。”好近,Wade伸手去扯Peter座位另一侧的安全带,两个人的脸就几乎贴在了一起,Peter的脸当下就红到了耳尖,Wade见他这幅呆呆的样子,一个轻轻的吻就扫过Peter的脸颊,Wade有些好笑地看着Peter一把把自己的脸埋进了手中,“发什么呆,这小鬼。”说着,放肆的笑声就撒在了纽约的夜空中。此时,Peter的轻笑声就有些意味深长了,“没什么。”

“小鬼,你跟我一个老男人回家,你爸妈不会揍你吧。”副驾驶上把自己缩进Wade衣服里的Peter平静地回答道:“他们去世很多年了,我和梅姨一起生活的。”这下轮到Wade哑口无言了,他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一点声音。

【笨蛋Wade。】

(我真他妈蠢爆了。)

“大叔,别想多哦,我没有不开心,梅姨和daddy对我都很好。”Peter放松地半靠在副驾驶座的软垫上,盯着专心开车的Wade看了很久,他好像,有点喜欢这个大叔,换句话说,好像有点喜欢地过头了。

“额,哥是说,呃,操他的,不是,哥其实是想说,好吧,抱歉。”Wade局促的样子让Peter勾起了一抹微笑,“好的,我没事。”接下来,Wade几乎是语无伦次了起来,“听着,我说,spidey,我就是,emm,那个,怎么说,daddy对吧,daddy是你什么人?”

“喔,daddy是个超超超有钱又棒呆了的人哦~他一直资助的学业和生活,梅姨也很喜欢他呢!不过,daddy看起来比大叔要大一点呢。”

【操!这个人该不会是sugar daddy吧。】

(shit up!)

“well……”Wade不禁在心中嘀咕了一句,自己要怎么让Peter离这个一看就是sugar daddy的男人远一点呢?
骚粉色的跑车飞驰在深夜的纽约街头,各怀心事的两个人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作者OS:喂!贱贱你不可以酒后驾车啊喂!读者老爷万一模仿了怎么办啊(摔!)
贱贱:这算什么,我和你说我还能酒后乱……
作者OS: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你把我下次的内容剧透了是几个意思嘛!

所以下一次更就是车了,接受不了未成年车的gn不要打我hhh……

评论(9)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