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Tribble

第五人麻烦取关,暴躁杀鸡老哥,末流文手,分类苦手,游戏宅,百年拖稿,职业鸽王

包大人的一天(包策)【练笔】

包大人的一天(包策)

子时:
睡觉

丑时:
睡觉

寅时:
睡觉

卯时:
睡觉,被公孙叫醒,被公孙打

“包,大,人。您该起床点卯了。”公孙策居高临下地看着犹在床上翻滚的包拯,不禁有些无奈。

“不要嘛公孙~我再睡一会嘛~”软软的奶音,说好的开封府包大人呢!只见我们的包大人一把抱住了被子,翻个身打算继续睡。

“哎呀!好痛!”被一算盘蒙了脸的包大人选择了把脸埋进了被子里,公孙策推了推眼镜,打算再来一下彻底打醒包大人。可是……可是……好吧,其实身为起床困难户的包大人,还是,非常,可爱的。暗色的皮肤被自己一算盘打的红红的,蹭在光滑的锦被上,公孙策神差鬼使地,伸出手指从他的脸上划过。

包拯嘟囔了句什么,扭动了一下,又睡着了。公孙策却意外地红了脸。

有些……不好意思再打他了。公孙策轻轻咳嗽了一声,俯下身去,靠近包拯的耳朵,“包大人,《名伶》今天出新一期了呢,大人不买一本吗?”

“哪?哪呢?我的静儿姑娘~”一脸清醒的包大人的脸上又挨了一算盘。

辰时
出去吃早饭,遇到了螃蟹和他的老师,被公孙打

庞籍终于和师傅一起出门了,还不是在自己犯事的情况下。庞籍很自豪啊,可是,庞籍的快乐恐怕是持续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的。

“哎呀!这不是螃蟹吗?真是的,大清早的在外面走,也不怕吓着别人。”在老(媳)师(妇)面前黑自己,这不能忍了。只见庞籍一跃而起,开封街头又是一场大战。
不得不说,公孙策的算盘和江子云的折扇来的甚是及时,这才组织了开封民众再一次目睹开封两位大人的互撕。

巳时
批阅公文,偷看《名伶》,被公孙打

“包大人,你的公文又拿倒了。”原本低着头审阅文件的公孙策突然抬头,不等包拯脸上咸湿的笑容消失,一记算盘再一次糊在了包拯脸上。

午时
拉着公孙一起吃午饭,吃相太不雅,被公孙打

“公孙你次啊唔……”嘴里塞满了虾饺的包大人在众人的侧目下向差点捏碎茶杯的眼镜男子举起了筷子。食物残渣都要喷出来了,公孙觉得自己头上的血管在疯狂地跳动,但他依然好形象的扶了把眼镜,掏出手绢细心地帮包大人擦干净嘴角的油渍和食物残渣。

“公孙你对我真好。”包拯的爱心眼还没有坚持几秒,就又被算盘糊了脸。

“我那是不想弄脏我的算盘。”听着包大人呜哇乱叫,公孙在扶眼镜时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说来,自己真的是不想弄脏算盘吗?

未时
批阅公文,趴在桌上睡懒觉,被公孙打

“包大人。”窗外,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的嬉闹声并没有影响到屋内包大人良好的睡眠质量。公孙走近趴在桌子上的人,抽走他手里竖起的公文,却没有弄醒他。其实包拯还是……很……好看的吧,公孙的指尖从包拯额前的小月牙的一角划到另一角,而趴在桌上的人却只是发出无意识的哼哼。这么可爱的人,不带上胡子怎么震慑公堂,怎么可以被别人看去……

等等,公孙策,你在想什么!意识到自己的想法的公孙先生猛的抽回手,做贼似的四处看看,并没有人看见他越界的行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公孙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在上班时间睡觉了,别打了啊QAQ。公孙,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被打的抱着头的包大人还不忘关心自己的好副手。

“闭嘴!那是……那是我太热了。”闻言公孙策的算盘再一次虎虎生风的抡了过去,可脸却更红了。

申时
和展昭出门办案,遇到展昭的仇家。受伤,被公孙打。

要说受伤,也不是很严重,其实包大人也就被划了道口子,相比起被白玉堂扛走的展昭,包拯也没什么大碍。然而,包大人第一次看见了几乎崩溃掉的公孙。

“额,公孙,我没事,其实只是看起来流了很多血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啦!”被包的严严实实还被关在了床上的包拯有些无奈,然而公孙先生的黑脸好可怕啊。

“闭嘴!你就不能自己小心一点吗?”算盘又一次糊了过来,却轻轻地落在脸上,包拯愣愣地看着公孙策一脸气愤的样子,刚才温柔的动作似乎并不是由他发出来的。公孙,也会这么温柔地对自己吗?一时,包拯看的眼睛都直了。

“看什么!”没好气的吼了一嗓,包拯立马就怂了,“没什么没什么,我什么也没看。”无视嘀咕着“干嘛这么凶”的包大人,公孙策不争气的脸红了。

酉时
公孙送饭,闹脾气,又被打

“公孙!我就是受了点伤,又没有闹肚子,我要吃肉!!!”算盘又一次破空而来,却轻轻地敲了几下。
“闭嘴!”

戌时
(空)

“公孙。”公孙策一个激灵,那个低沉的声线,那是……一只有力的手将他一把拽住,公孙策一时重心不稳,倒在了床上。那人便欺身上前,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垂在公孙策的脸上。

“放手。”公孙几乎是瞬间就涨红了脸,包大人额上的胎记上沾着血,也不知道是怎么弄上去的。

“阿策要是不喜欢,可以推开我啊,可是,我很喜欢阿策啊,所以,我可不能放手。”邪魅的笑容,是只属于那个觉醒了的包拯,但无论是怎么样的包拯,公孙策都没法不心动。

“阿策,承认吧,你也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包拯的变身时间格外的长,长到包拯扯开公孙策的领口开始啃咬他的脖子,公孙策才发现他还是觉醒的包拯。

“包包。”难得这样温柔的公孙策,包拯抬起头,却看见了摘下眼镜的公孙策,那是一双温柔的眸子,带着笑意和宠溺,“我也是。”

接下来,气氛就有些旖旎了。有些喘不过气来的公孙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说着包拯变身时间没有那么长吧。操,他扮猪吃老虎!可是,不得不承认,现在自己已经无力反抗。

亥时
(无)

公孙策睡倒在包拯的身上,算盘静静地躺在地上,还有几件撕坏的衣服。

END
说着我其实是不想截图写车了,嗯,就这样!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