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pid Tribble

第五人麻烦取关,暴躁杀鸡老哥,末流文手,分类苦手,游戏宅,百年拖稿,职业鸽王

企业号上不正常的日常【三】
【弄丢了自己的号并且不会排版的齐齐,老爷们凑活着看看吧QAQ】

让我们把时间轴到退回三年前,回到Chekov刚满十九岁的那一年!这一年,Kirk舰长天天缠着他的大副问这问那,到最后还是那句“明明我死的时候你他妈的哭了,我不管我不管,你得让着我。”这一年,Uhura小姐刚和她的瓦肯前男友,目测现在已经弯掉了的那个,分手了,正在被轮机室的老年人Scott疯狂追求。而医生则养成了一个好习惯,天天追着熊舰长吼,有时还不忘打劫打劫偷渡伏特加上船的Chekov,反正这种东西在Chekov的柜子里总是生生不息的。这一年,Chekov终于成功滚上了亚裔舵手的床。

好,让我们从头开讲。事情的起因也很简单,自从Chekov上舰以来,舰宠的光环就没有从他头上褪色过,连大副都对他多了几分宠溺的态度,更别提号称“瓦肯第二”的Sulu先生。Sulu笑起来贼宠的,为什么对我就拉着一张脸?Jim的原话如上,在McCoy医生的白眼中,Jim得出了一个结论,叫,别解释了,他们肯定有奸情。那个“他们”的“们”,当然是指Chekov啦。

当然,这也怪不得Jim,这孩子最近越来越频繁的抬头确实让Jim怀疑春天来了,但瞅着Sulu成天板了张老神在在的性冷淡脸,Jim觉得Chekov的春天有点悬。至于三天后Chekov红了张小脸向Uhura学日语的事情叫Jim听说了,Jim一口咖啡全喷在医生的脸上。Uhura不会日语,这他妈很尴尬,但她不会不代表Jim不会呀,毕竟当年Jim为了撩妹也是挺拼的,虽然只会那么一两句,不过应该够用了。弱弱地补充一句,Jim最近在学瓦肯语,这个信息量够大吧。

三个小时以后,Jim的内心就崩溃了,我说孩子,你先学好英语咱再学日语成吗?三个小时了,Chekov永远无法记住后半句,只有一句“HikaruSAMA”念得挺溜,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啊!!Jim感觉自己要窒息了,冲着Chekov抓狂道:“Pavel!你听我读,你先听着!我最喜欢的是光大人啊。”Jim一声怒喝,吓得Chekov眼眶都红了,好吧,是急得。只听见门“哐当”一声被人踹开了,喂!娱乐室的门也是门啊要轻开轻关啊!银女士一定在哭泣。一脸杀气的“HikaruSAMA”就冲了进来。“不!Sulu!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的!”这下尔康手也没用了,Sulu冷哼一声,拖着Chekov就走,只留下Jim一个人哀哀戚戚。那天,星联的论坛里多了一条帖子,内容是一个狗血的故事,大致可以概括为,领航员爱上了舰长,向舰长告白,不想舰长喜欢的是舵手,结果舵手撞破了这一切,于是拉走了领航员。哦,Jim想一针给医生扎死算了。

Chekov很无奈啊,似乎Sulu总把他当小孩子,这告白还能不能成了!Chekov想到念在自己莫名其妙失踪的那么多瓶伏特加的份上,医官先生可能会帮他这个忙。明显,他错了。McCoy医生因为Chekov的话被口水呛到,他一边咳嗽一边表示了自己的愤怒:“我是咳咳,医生,不咳咳,是个红娘咳,你们俩天天黏在一起,咳,还没在一起啊咳咳咳……”Chekov是个诚实的好孩子,所以他摇了摇头,McCoy终于咳完了,此时正把玩着手上的注射器,笑容有那么一丢丢邪恶,“如果是Sulu有什么生理上的难处的话,我还帮得上忙,别的,我也帮不上啊。”从抽屉里掏出一支药膏,McCoy的笑容就有点变态了,“送你个小礼物,希望你能用的上。”Chekov红着脸,把这管凡士林藏进了裤兜里。

这和Sulu告白的事还八字没一撇呢,Chekov就突然发现哪里不对了。到底是哪里呢?当然是Sulu那里啦。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Chekov忿忿地扒了口餐盘里的土豆泥,眼睛红红的,活像一只赌气的大兔子。这两天自己每次抬头Sulu都会故意转过头去不看自己,更别提对Chekov笑了;以前任由Chekov跟在屁股后面打转,现在一看见Chekov就假装和别人说话。Chekov一面生着闷气,一面又很委屈,于是用力擤了一把鼻涕,可Sulu依然不为所动地和Marcus小姐聊天,Chekov终于忍不住了,把餐盘一丢冲出了餐厅。

“Sulu,你们俩又怎么了?”Marcus小姐看着Sulu望向Chekov的背影露出担心的神色,实在弄不懂这两个人的脑回路,明明每天散发着一种“我们在恋爱”的气场,却根本没有在一起的迹象,现在还莫名其妙地闹别扭。Marcus小姐觉得自己就是那个为愁嫁的女儿操碎了心的阿妈,再过几天自己就要调走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看见这两个人在一起,Marcus小姐也很绝望啊。“没什么,他……是长大了。”Sulu将视线从早已没有了那个背影的门口移开,自顾自低头吃饭,味同嚼蜡。Carol见从Sulu那儿也问不出什么来,只好暗自记下到时候去问Chekov了。

而从餐厅赌气跑出来的Chekov现在正闷闷的坐在J氏管上,Scott难得的没有像对Keenser一样对Chekov发飙,而是忙着一个人在PADD上点点划划。“下午在我这儿?”Scott又不傻,Chekov浑身洋溢着一种“我很忧桑我失恋了”的气场,低低的应了一句,“嗯。”Scott耸耸肩,把Sulu和自己的聊天记录递给了Chekov,“给你给你,看完了记得把J氏管都爬一遍。”Scott从来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压榨劳动力的机会,其实Scott也压榨不了几个人,毕竟,舰长太重了,J氏管可能会受不了;Uhura可是女神,Scott怎么可能要她爬;McCoy,嗯,医生呐,这个对传送有些与生俱来恐惧的人怎么可能来轮机室啊,而且,比较容易被一针扎死;Sulu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压榨成功的,人家到底还是有刀劈罗慕兰人的前科的;至于Spock,这个……似乎这个瓦肯人来轮机室也只有舰长死了那一次吧,而且给Scott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差使瓦肯人。

Chekov接过PADD也许没有这一次,他永远也不会知道Sulu先生是那么黄暴的人。讲真每个字都看得Chekov心惊肉跳,以下让我们也来感受感受狂放不羁的“SuluSAMA”吧:

M:少来,你这两天蔫得和黄瓜一样,娜娜都说你很奇怪,该不会是来月经了吧?

H:来你妈的月经,等你追到Nyota再逼逼,老头。

M:你!我可是关心你啊。你这样说话是要被强奸的。

H:你敢?BTW,Nyota就在我旁边。

M:操!操操操操!你你你!不许给她看!

H:他在你那里?

M:你没给娜娜看吧?废话,不在我这儿还在你那儿啊!你什么时候把他收回去啊?

H:我失恋了。

Chekov眼皮跳了一下,失恋?Sulu失恋了?可Chekov连Sulu恋爱的事都不知道,这让他很有挫败感,Sulu的事,果然自己一点都不清楚。

屏幕又亮了一下,Chekov看见了一条Sulu的新讯息,Chekov快速瞟了一眼还在忙活的Scott,迅速点开了那条讯息。

H:他在干嘛?

Chekov又不傻,当然知道Sulu是在问Scott,轮机室外来的人不就只有自己一个吗?神差鬼使地,Chekov想知道Sulu接下来会说什么。

M:爬J氏管。

Sulu很快就回了,就像一直没关屏幕一样。

H:别告诉他。

Chekov手抖的快捧不住PADD,做贼心虚般抬头又瞄了一眼Scott,确定他没发现自己后,Chekov快速地回了一条。

M:为什么?

H:他喜欢舰长。

Chekov震惊之余,开始思考自己的表现型是不是误导了Sulu让他得出这种结论,明显自己和舰长是清白的。而且Chekov可以很清楚地分辨自己的仰慕和喜欢的区别。Chekov发呆的空挡,PADD上又收到了一条讯息。

H:大概我像个变态一样喜欢小孩子给他发现了吧,谁叫他上船的时候还没成年呢?

Chekov只顾着盯着PADD,完全没注意到Scott复杂的眼神。伸手抽走自己的PADD,Scott粗粗瞟了一眼最新的几条讯息,又看看低着头装鸵鸟嗯Chekov,就是这张做错了事都让人舍不得批评他的脸,才让Sulu心心念念了三年却不敢下手吧。Scott只好耸耸肩,开了口:“Pavel,你装我说话一点也不像。”

Chekov飞快地抬头瞄了Scott一眼,老老实实地低着头,一脸诚惶诚恐的样子,“窝戳了,Scott先森。”一见他这样,Scott真心实意地翻了他一个白眼,“去你的,你这个小脑瓜里,恐怕十有八九盘算着怎么吃掉Sulu吧,还在这儿给我装乖俏。”Chekov这才抬起头来,原来呆呆萌萌的脸现在像只小狐狸。Scott不禁打了个寒颤,太他妈能装了,Scott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Sulu把他给卖了。“不急,先放两天。”Chekov说完,便“吱溜”一声爬进了一片J氏管中。Scott长叹一口气,决定还是先想想怎么安抚Sulu才好。

Sulu坐在舵手位上,值班期间不用一直盯着操作台看,Sulu也乐得清闲。平时这个气候自己习惯和Chekov聊聊天,但一回头身边坐了个不认识的士官,Sulu也忍不住有些烦躁。尴尬地冲着一脸疑惑的人笑笑,Sulu更加烦躁地盯着毫无回应的PADD。他怎么样了,在干什么,他到底……喜欢谁?Sulu想,也许自己不经意间已经把他放的太重要了。终于PADD的屏幕亮了,Sulu一把抓过PADD,却一把丢下PADD站起身来就往外面冲。因为舰长椅被撞了转了个个儿而晕头转向的Jim凑过头去看Sulu的PADD,上面只有一行字,来自Jim的轮机长:“Chekov爬J氏管掉下来了,在医务室。”

Sulu飞奔到医务室,只见一脸生无可恋的Scott委委屈屈地蹲在墙角,躺在生化床上的Chekov被McCoy戳着脑袋骂的两眼泪汪汪。“Pasha,你……”一见Sulu,Chekov“哇”得一声就哭了出来,抽抽搭搭地哭诉开了,“Hikaru泥来啦……呜呜呜,泥泽两天都不理窝,嘤嘤嘤……嗷呜嗷呜吭哧吭哧……”后面那两句,其余三个人实在听不懂,只好当做语气词处理了。McCoy医生很无奈呀,说好的劳资不当儿科医生的来着,这娃一个人哭得赛过一个儿科门诊部了。怒火攻心的McCoy迁怒于蹲在地上安静如鸡的Scott,“你们两个,给我出去,等我出去了你们再进来。”Chekov一听这话一下就安静了,只是时不时地抽抽两声。Sulu无比心疼地揉了揉Chekov的小卷毛,小声地说了句:“对不起,我过会进来看你。”Chekov乖巧地点了点头,Sulu才一转身,Scott就看见Chekov瞪了自己一眼,Scott知道这小鬼翻脸比翻书还快,特别是涉及到Sulu的时候。

“甭装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的。”McCoy挥着三录仪恨不得砸穿了这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想了想,Chekov毕竟没Jim抗揍,只好恨恨地放下了三录仪。“果然似医森呢,泽都被泥发现了。”Chekov笑着看一脸“说是不是舰长把你教坏了”的医生,开开心心地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McCoy差点没气到背过气去,谁教坏的,谁教坏的,千万别拦着医生让他一注射器扎死算了。遗憾的是,Chekov学坏无师自通,医生觉得自己上了贼船。“不过你故意的为什么把自己砸出了轻微脑震荡?”McCoy一边摆弄着治疗仪,一边看着检查结果,拉长了他一张大脸,“泽样比较真实。”这下,McCoy是真想把三录仪治疗仪全糊在Chekov脸上。
此时,门外,Scott正被Sulu的怒火洗礼着,Scott暗自给Chekov评了个全场最佳,不过是关于坑队友的,毫不犹豫。“我不是叫你看着他吗?你特么又吃屎去啦?”Scott在心中赏了Sulu一个大大的白眼。怪我?怪我咯?他自己要跳下去我怎么拦得住他!“我这不在给你汇报情况嘛,我要是能接住他我会不接吗?”对的,谁叫这小子开口一句“通知Sulu”一转身自个儿就跳下来了谁他妈拦得住啊摔!实力背锅王Scott很悲伤,这锅我不背,不背。

McCoy恰到好处地开门感动地Scott两眼放光,见了妈也不见得那么激动,呃,女票不算。两个老男人看着关上的医务室的门,开始研究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那个软萌的Chekov哪里去了?房间里,Chekov把被子拉到只露出一双哭红的眼睛,像只受惊的小兔子。Sulu去揉他的小卷毛,他却又往被子里缩了缩。“怎么这么不小心?”Sulu看他这样,连责备的话都说不出一句来。“Hikaru泥又森气了……”答非所问的Chekov可怜兮兮地控诉开了,最后一个字还带上了哭腔,Sulu顿时没了脾气,矢口否认,“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Chekov从被子里钻出个脑袋,噘着嘴,气鼓鼓的小脸像只包子:“有!九四有!Hikaru不许洒谎!”Sulu看Chekov快气哭了,连声说道:“有有有有,Pasha说有就是有。”Chekov的炸毛脸一下又变回了可怜兮兮的委屈脸,一双手捧着Sulu的手摇啊摇的,小声说道:“那,Hikaru可补可以补药森气了,原谅窝好补好?”没毛病,还是软萌的Chekov。趴在气窗上的老男人们开始怀疑自己见到的腹黑的Chekov是个错觉,进而从怀疑视力到怀疑人生。

于是,从明面上看Sulu和Chekov又回到了恩恩爱爱的情侣日常,于是,众人又松了一口气,于是,离调职还有不到三天的Carol坐不住了,某天一下班直接拎着Chekov的耳朵把他从Sulu身边提溜开了。“我说Pavel,你行行好,赶快收了Sulu吧,好让我安心地走啊!”深谙Chekov尿性的Carol恍惚间觉得自己像极了托孤的阿妈,虽然男闺的对象一点也不靠谱,可蚊子肉也是肉啊,黑熊白熊,吃得了Sulu都是好熊。好吧,主要是Carol再也不想给某个闷骚的亚裔死宅当恋爱指导了,只想找个男人把他塞出去。恰巧他看上的男人也看上了他,除了狗屎运之外Carol实在找不出什么形容词了,但这种只恋爱不告白的行为简直是在耍流氓!Carol很生气,Sulu会很倒霉。

“嗦着Carol的欢送会载明天吧?辣泥可要帮窝呦。”Chekov笑了笑,让Carol有那么一丢丢担心Sulu,然后本着闺蜜就是用来坑的理念,Carol心安理得地和Chekov制定了一个详细的计划。远在餐厅的Sulu打了个寒噤,觉得背后凉嗖嗖的。不会是感冒了吧,Sulu在打完一个喷嚏后这样想着,又打了一个喷嚏,于是收到了来自被成功引起注意的医生的瞪视,毕竟McCoy医生可是人送外号“最讨厌有病人的医生”。

Carol的欢送会定在α班结束,而当α班结束Sulu打算和Chekov一块儿去娱乐厅时,哪还找得到这小子。Sulu有些不开心,半道遇上打算偷偷从自己身后溜掉的Carol,于是成功捕捉一只野生的做贼心虚的Carol,然而自家闺蜜指天指地地发誓没见过Chekov让Sulu也很无奈。尽管Carol顶了张“我在说谎我很方张”的脸,但Sulu怎么也撬不动她的嘴。毕竟闺蜜不是Scott,不能随便揍,Sulu也只好憋着。但隐隐有种自己被合伙卖了的错觉。

娱乐室的门一开,扑面而来的就是医生的咆哮,震得Sulu向后退了一步。“Jim!!这熊小子还没到法定饮酒年龄,不许纵容他!!!”说话间,小卷毛一摆,半瓶伏特加就不见了,徒留一只抓狂的医生。被夹在中间的舰长很崩溃,没到法定饮酒年龄的人又不是我,冲我吼干啥?再说你确定这种法规真的适合俄罗斯人吗?Jim严重怀疑医生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那么狂暴,不过至于刺激的源头,可能Jim打死也不会想到会是看起来最乖俏的Chekov吧。

“Carol!Hikaru!泥们来辣!”冲着满脸不爽的Sulu和一脸蜜汁尴尬的Marcus挥着手,Chekov速战速决再下半瓶。医生的咆哮震得在场所有人耳朵疼,Sulu觉得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自己会这么聋掉。Sulu头也不转,盯着Chekov笑眯眯的脸,说道:“所以他不等我只是为了来喝酒?”一脸大写的懵逼的Carol看看Sulu,仿佛是为了确定面无表情的Sulu就是刚才说话的人,再看了看,想了一会,小心翼翼地问道:“你问我啊?”Sulu终于转过脸,上下打量了一下Carol,搞得Carol有点慌张,还怀疑是不是自己幻听了。正当Carol怀疑自己时,只听到Sulu说:“你是不是智障,不和你说,我还和空气说咯?”这一句差点没把Carol气死,小肚鸡肠的男人!只不过自己有话瞒他居然还要报复,但半天只憋出了三句“你他妈”的Carol实在无力回击,只好“呸”了一句转头就走。

终于,管不住小朋友的McCoy医生眼睁睁地看着Chekov开始耍酒疯,却阻止不了悲剧的发生。毕竟一口气连灌三大瓶伏特加在医生的概念里连牛都该倒了吧!Sulu一脸傻笑地看着Chekov举着个空酒瓶当话筒,四处抓人和他一起唱歌,于是五音不全操着破铜锣嗓子的Scott被Uhura拖走他再防止丢人现眼了,失去了对唱对象的Chekov在众人善意的哄笑声中奋力爬上了娱乐厅最中间的桌子,Sulu的笑意更甚,知道真相的Carol正和Jim咬耳朵,Jim会意的笑笑,无声的挪到了Sulu的身后。

“大家都安静一下!”Chekov的声音通过酒瓶,引起了瓶内气流的共振,声音被放大,却低沉了许多。“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宣布。”闹哄哄的娱乐厅一下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想知道这个让小天才口音消失的“重要的事”,连Spock大副都隐约露出了好奇的神色。Sulu皱起眉,四处寻找Carol,此时哪还有自己闺蜜的影子,Sulu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下连娱乐厅弥漫的酒味都产生了一种邪恶的气息。
“今天,是我订婚的日子哦。给你们看我的戒指。”说着Chekov举起手,银光闪闪的戒指在灯光的照射下像爆炸的白矮星,刺得Sulu眼眶发胀。他订婚了?为什么自己不知道?Sulu扭开头,不去看那青年手上的戒指。

一秒的沉默后,娱乐室一下炸开了锅,看着所有人都转向Sulu却发现Sulu手上空空如也陷入懵逼,Chekov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当全娱乐室陷入疯狂地寻找谁的手上戴了戒指时,不知是谁大叫一声,“老天,舰长,你为什么把左手藏在裤袋里?”一下汇集了所有人目光的Jim只是笑笑,任凭众人怎么说也不肯将左手从裤袋里拿出来。

就如同老旧的的录像带卡带一般,Sulu僵硬的,一寸,一寸向Jim转过身来。他在笑,却怎么也不愿辩解,Sulu的余光瞄到Chekov带着笑意的眼神向这边看过来,但Sulu绝不会自作多情以为他在看自己。Sulu再也没法忍受了,自己像被抛弃的玩具,从黑暗的角落里看别人的童话故事,每次都是这样。够了,Hikaru,该死的,不许想。Sulu低声咒骂了自己一句,努力憋回眼中有些丰富的水汽。自己不过是局外人罢了,也许自己需要一点时间,又也许明天就会是平时的Sulu了。Sulu直起身,打算偷偷离开。

一只手按住了Sulu的肩,“好Sulu,这么重要的时刻你可千万别跑呀!”这一秒,Sulu突然觉得Jim太残忍像是一个胜利者在炫耀什么,Sulu觉得自己一刻也受不住了。可神差鬼使的,他动不了,他想看到故事最后的结局。

Chekov努力,却又因为过量的酒精笨手笨脚地从桌子上翻下来,扫倒了一片空酒瓶。他带着笑容,傻里傻气的笑容,专属于新婚新郎的那种笑容,踩着一地的彩带,跌跌撞撞地向Sulu所在的方向走来,众人自然地让出一条路,Sulu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但很疼。

当Chekov快走到Sulu面前时,他似乎是被桌脚绊了一下,在众人的惊呼声中,Chekov直直的向前倒去。Sulu的思维总比身体慢了一拍,他一把拉住了正在倒下去的Chekov,试图把他拽起来。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道将Sulu按在了桌上,桌边的椅子乒乒乓乓倒了一地。紧接着,是一张放大的脸。伏特加与雪松枝混合的气息一下覆盖了Sulu的嗅觉,毫无章法的吻便迎面堵住了Sulu的唇。

见鬼,这小子喷了香水。Sulu对自己的第一反应感到好笑,居然不是推开他,Sulu想着伸出手去推Chekov的肩。总而言之,他吻错了,我才不是有意占便宜的,Sulu自暴自弃地想着。

也不知道Chekov是怎么做到两头兼顾的,Sulu只觉得自己中指一紧。终于推开了Chekov的Sulu惊讶地盯着自己印象中应该戴在舰长手上的银色戒指,现在已经紧箍在自己的手上。

“戒指太不像样了,求婚也很糟糕,但你要不要考虑嫁给我呢,Mr.Sulu?”抹了抹嘴,Chekov笑得一脸得意。“哼,小赤佬。”家乡话也冒出来的Sulu大跨步上前,撩起了Chekov额前凌乱的卷发,“事事都被你抢先了。”“哪有,Hikaru。”Chekov就势搂住了Sulu的腰,这回,Sulu抢先堵住了他的嘴。

Jim伸出手,中指上一枚蔚蓝色的戒指,快步走到面无表情的瓦肯人面前,打开了手上的小盒子,干脆利落地单膝跪下。黑色的丝绒盒子里,一枚暗红色的戒指闪着诱人的光。“Spock指挥官,我认为身为舰长和指挥官,如果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对于企业号和未来的五年任务的影响将会是积极的。”“你是企图说服一个瓦肯人和你链接是符合逻辑的吗?”Spock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不过Jim可一点也不担心,毕竟,现在大副的耳尖有点发绿。

“半个,我面前可没有一个瓦肯人。一个瓦肯人才不会因为我死了哭成泪人儿哦。”Jim带着Jim·Kirk式的坏笑,盯着Spock看了很久。终于,Spock的表情松动了。他接过戒指套在了自己的中指上。
“有趣。不过地球人的求婚方式可真丰富。”

Jim目瞪口呆地看着Spock一气呵成的动作,一下跳了起来。“你你你,你不是应该让我给你戴戒指么!可恶!快拿下来!”“否定的,这对肌肉将造成损伤。”“你他妈肯定是有意的!!”炸毛的舰长似乎忘了解释这对戒指的含义,不过我想大副愿意用他的联想力去想想它的,毕竟,大副也有一半地球人的血,对吧。

“所以,你的呢?”Uhura用胳膊肘捅了捅Scott,只换来对方哭丧着脸,说:“哎,娜娜,我忘带了。”

诶,你们问Chekov和Sulu?他们还亲着呢!来自Carol的连拍技术支持。

Carol被调走了,但她与企业号的孽缘还远远没有结束。

至于这次告白,我想,从Sulu先生的走路姿势来看,应该是挺成功的吧。

评论(13)

热度(62)

  1. AveCherStupid Tribble 转载了此图片